•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高教视点 > 内容

美国以国家战略维护高教竞争力

  进入21世纪,在全球竞争的压力之下,美国的世界一流大学战略正从“隐性”走向“显性”。为维护美国高等教育的世界卓越地位,联邦政府从2005年起开始实施“国家综合战略”,旨在通过增加美国高等教育的入学机会,增强其供给能力、社会责任和提高质量,以及改善学生的STEM教育(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维持美国高等教育的竞争力和世界卓越地位。

  世界一流大学战略从隐性走向显性

  在美国,官方的政策性文献中一般较少提到世界“一流大学”的提法。这种现象并不难理解。因为在美国的政治和法律架构中,每个公民均享有自由和平等的权利,从理论上讲,每个人和每个组织都有平等的起点和竞争机会,不能从制度上约束和限制任何人或任何组织的权利。因而,任何官方的政策文献,对于起点和结果的政策规定和政策解读都是非常谨慎的。但这种对公平、自由的维护,并不妨碍美国的个人进取和创新精神,追求优秀和卓越成为美国精神的另外一面。

  在世界一流大学建设方面,美国的政策很好地反映了美国精神的两面性。从政策目标的角度看,一方面要维护平等和公正,推动高等教育的大众化;另一方面要鼓励优秀和卓越,建设世界一流的高等教育体系。但在政策表述上必须兼顾二者,不能顾此失彼。正是这种文化传统,决定了美国的世界一流大学战略有着独特的表述策略和逻辑选择。在美国官方的政策文献中很难见到有关世界一流大学的提法和规定,但它却能够以改头换面的形式出现在政府的政策文献和领导人的讲话中。“维护美国大学的世界卓越地位”、“维持美国的竞争力”等政策话语蕴涵了美国的世界一流大学意图。

  但最近10年来,美国政府上下明显感到高等教育的质量以及大学毕业生的竞争力等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因而提出要增加美国高等教育的入学机会、透明性、供给程度和提高高等教育质量,从而维持美国高等教育的创新能力和全球卓越地位。美国的世界一流大学战略意图正从“隐性”走向“显性”。

  世界一流大学战略的政策架构

  美国世界一流大学战略是在白宫和教育部两大政策框架下出台的,同时得到了共和党和民主党的联合支持,以及能源部、农业部、国防部、卫生总署、航空总局等其他联邦机构的积极配合。

  作为教育职能部门,美国教育部最早于2005年提出了实施“国家综合战略”的政策动议。2005年2月,美国教育部部长斯普林斯在美国教育委员会第87 届年会上首次提出了“国家综合战略”的概念。斯普林斯认为,虽然美国依然拥有全球最好的高等教育系统,但其他国家正在追赶上来,因此,必须用一种战略的眼光去设计美国高等教育的未来。

  2005年9月,斯普林斯在北卡罗来纳大学正式宣布成立两党联合的高等教育未来委员会,由这个委员会负责发展一种“国家综合战略”,以满足美国多样化人口的高等教育需求,并致力于国家未来发展的需要。同时,确保美国高等教育体系在世界上的最好地位。

  为了让这项政策动议有足够的影响并引起广泛注意,高等教育未来委员会在全国发起了声势浩大的大讨论。讨论主要针对3个问题:学生在21世纪取得成功需要什么样的技能?是否能够继续保持美国学术研究在世界上的领导地位?是否可以让所有的学生接受高质量的高等教育并获得最好的职业?这些讨论连同美国教育部的政策动议,为美国世界一流大学战略的出台作了政策上和舆论上的准备。

  教育部的政策动议引起了白宫的注意,总统布什在不同场合的讲话中多次强调,美国需要一种综合战略去规划教育的未来发展。在高等教育未来委员会的最终报告《领导力考验:美国高等教育未来规划》出台以后,布什在第一时间内发表声明,对委员会的报告给予了高度评价。

  实际上,早在2006年2月,白宫就出台了《美国竞争力计划》,其目标主要是通过强化美国的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教育,提高美国的学术竞争力。为了全面实施美国竞争力计划,总统布什连续签署了3项法令,包括2006年签署的《学术竞争力资助法案》、《确保天才进入国家数学和科学领域的资助法案》和2007年8月签署的《美国竞争法案》,并为相关的改革提供一揽子财政支持计划。这些法案和预算,都得到了参众两院的支持并获得顺利通过。它们和教育部的《高等教育行动计划》共同构成了美国世界一流大学战略的基石。

  世界一流大学战略的措施体现

  为了实现“国家综合战略”所提出的“增强美国的学术竞争力,维护美国高等教育的世界卓越地位”的目标,在共和党和民主党的联合支持下,白宫和教育部相继从政策层面、经费层面和技术层面出台了一系列战略措施,这些措施为美国世界一流大学战略的顺利推进提供了制度性保障。

  在政策层面,通过制定、颁布和贯彻一系列政策文献,积极发挥联邦政策的导向作用,引导高等教育向着提高质量和竞争力的方向发展。这些政策文献分析了美国高等教育在21世纪面临的困境和挑战,围绕美国高等教育的质量和竞争力问题,规划了美国高等教育在未来10~20年时间里的发展战略,提出了“高等教育必须从一种主要以声望为基础的体制转向以效绩为基础的体制”的发展目标,“为此,要在整个高等教育中创建一种负责任的、透明的和富有活力的文化”,从而明确了美国高等教育在21世纪的目标和使命。

  在经费层面,联邦政府通过财政预算为“国家综合战略”提供巨额的经费支持,包括科研经费、专项经费和学生资助经费等。根据预算,联邦政府将在10年时间里投入500亿美元用于研究基金的建设,另外,投入860亿美元直接用于各种科学研究和技术开发活动,这些资金都已经在2006年、2007年和2008年度的总统预算中得到落实。通过联邦机构和研究型大学的合作,这些经费大部分都将流向大学,从而为研究型大学学术水平的提高提供巨额的资金保障。

  在学生资助方面,联邦政府明确提出要“重建整个学生资助体系,并引入新的激励机制去提高制度性生产成本的测量和管理;让每一位学生都享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尽最大的努力去扩大高等教育的入学率和增加学生的成功”。为此,联邦政府开发或增加新的资助项目,大幅度提高了学生资助预算。

  在技术层面,通过开发新的教学论、新的课程和新的技术去推动美国的学院和大学的不断创新以及质量的不断提高,以提高学生的学习质量,尤其是在科学和数学领域的学习质量。在教学论和课程改革方面,重点是加强大学和中小学的STEM教育改革。同时,联邦教育部还积极与各种机构合作进行技术改革,如重新设计12个等级的国家成绩单、重新设计高等教育机构的认证标准、加强高等教育信息系统建设、重新设计教育部的大学搜索引擎、简化学生资助申请程序等。

  从2005 年到现在,经过3年多的改革与发展,“国家综合战略”所提出的上述某些措施,如加强数学和英语教师培训、增加学生资助等已经得到落实,但更多的措施仍在落实过程中,其效果将在今后逐步显现。

  来源:《科学时报》2008-12-30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8-12-30]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