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高教视点 > 内容

危机管理学科建设呈现三大亮点

《科技日报》2007-05-17 仇方迎 李凝 赵凤华 实习生 陈琼 朱迎辉

  中国教育的走向有两个方向:一是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创办研究型大学;二是注重高校教育科研成果为社会服务,为此高校兴办了一些非学历教育培训。其特点是引进市场机制,和策划、文化、咨询公司合作,培养、培训市场需要的相关专业人才。通过培训,拓宽师生视野,接触实训,接触实际,最终走向学科建设———

  危机管理学科应运而生

  自2003年抗击非典之后,一门新兴学科———危机管理学科在我国高校管理学科等相关学科基础上萌生,在国家和社会需求牵引下成长,呈现出健康发展态势,也暴露出初创阶段的不足。

  2003年10月,北京理工大学对外发布:经教育部批准的该校“国民经济动员学”硕士学位点从2004年起首次招生,危机管理是该学位点的重要研究方向,我国首批危机管理专业人才将在此基础上产生。

  2006年9月,中国人民大学成立危机传播管理研究中心。该中心从信息与传播管理的角度,研究危机和突发性事件应对问题,开展了一系列危机管理相关基础研究和研究生培养工作。

  2007年3月26日,国内首家危机管理学院在中央财经大学成立。该学院的显著特点,是由中央财大与中国危机管理学院(香港)、瑞蓝德尔危机管理北京顾问机构联合成立,把公共危机管理和企业危机管理作为该学院的教育培训重点。

  在此之前,清华大学于2000年成立了公共管理学院。该院常务副院长薛澜教授主持完成了《危机管理———转型期中国面临的挑战》课题。他做客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与观众一同《直面危机》。这种互动式交流对话,对提高公众的危机管理意识、推动危机管理健康发展产生了积极影响。

  危机管理学科建设三大亮点

  记者采访多所高校并综合其他信息分析,当前我国危机管理学科建设呈现出三大亮点———

  亮点之一:危机管理学科从管理科学等相关学科中派生,从一开始就重视多学科、跨学科交叉融合。

  北理工的危机管理学科是在国民经济动员学科基础上诞生的,两门学科互为支撑。该校管理与经济学院副院长、国民经济动员教育培训中心副主任、危机管理研究中心副主任孔昭君教授说,危机管理涉及公共管理学、企业管理学、社会学、心理学、传播学、经济学、组织行为学等,此外还有专业处置技术等,相互交叉融合。

  该校原常务副校长、北理工危机管理研究中心主任李志祥教授对记者说:“我们的学科支撑是管理科学。定位是:从管理学科出发,把其他学科结合起来,进行实际需要的研究。”他强调:“和别的管理学科不同的是,危机管理要研究管理学科和其他学科的结合,用数学方法认识社会问题、技术问题,建立模型,进行实际检验和多种研究,从不同角度认识存在的矛盾,分析矛盾,解决矛盾。其理论基础还是哲学。”

  中国人民大学危机传播管理研究中心的核心研究视角是传播管理。该中心主任郭庆光教授说:“之所以这样定位,是因为我们把危机监控、危机预警、危机应对、危机解决及秩序修复等等看作是一个信息传播管理的过程。危机信息的发现、收集、发布、传达和交流,渗透到危机管理决策的每一个环节,并直接影响到危机管理的效果。如果说由人流、物流和资金流构成的救援体系是危机管理的物质系统,那么作为信息流的传播管理体系则是危机管理的神经系统。这两个方面科学地结合在一起,才能实现科学的危机管理。”他说:“危机传播管理研究中心是一个跨学科平台,它以新闻传播学为依托,有机汲取和整合管理学、社会学和行为科学等多学科的知识,并由此探索和建构危机传播管理的科学体系。”

  中央财经大学危机管理学院从建院伊始,就注重从社会和市场需求出发,培训公共危机管理和企业危机管理人才。该校校长助理、危机管理学院院长史建平教授说:“我们是在管理学科下面设置危机管理学科方向。现在很多单位都对我们成立的危机管理学院感兴趣。我们也正在为有关政府部门和教育部门举办危机管理的培训班,为一些机构制定危机管理方案。现在,一些行业和企业对危机管理的需求十分迫切,他们纷纷与我们联系,希望能帮助他们做相关的危机管理培训和咨询。从我们学校来说,危机管理学院只是我们危机管理学科建设和社会服务的一个平台和窗口,学校的危机管理学科将由危机管理学院与其他各相关学院(如政府管理学院、商学院、金融学院等)共同创建,我们进行危机管理的培训和社会服务的师资也主要是来自于学校各相关学院的专家。”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则从公共政策与管理、科技政策与管理、创新政策及管理等角度开展危机管理研究。该院常务副院长薛澜教授在做客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时提出:“危机管理最基本的是要跟整个公共管理体制的改革结合在一起。”他强调:“现代危机管理体系本身有它的局限性。最根本的长治久安的办法,是要对整个公共治理的结构进行真正的改革,使我们国家的危机管理体系建立在一个坚实的基础之上。”

  对于危机管理学科从相关学科中派生出来并进行“贴牌招生”的现象,中国科技市场协会危机管理科学工作委员会负责人、北京瑞蓝德尔公关咨询公司董事长董传仪认为,“这是很正常的。20多年前,我们不是也没有经济管理、新闻、金融等等学院吗?不都是这么发展起来的吗?”他介绍说:“在教育部批准的1500多个本科专业中,有60%是近10年发展起来并得到批准的;在教育部211工程重点大学中,有很多都在‘贴牌招生’危机管理方向的学生。”

  亮点之二:从专业培训入手凝练学科方向。

  记者了解到,由于目前危机管理还没有设置本科专业,许多高校的危机管理学科建设都是从专业培训入手,凝练学科方向的。

  孔昭君教授介绍了北理工危机管理学科建设的发展历程。他说,北理工在成立“危机管理研究中心”之前,先有一个“国民经济动员教育培训中心”。该中心成立时面临两种发展思路:一是为全国发改委系统培训全国国民经济动员系统的在职干部,开展包括危机管理在内的业务培训。这是一种常规思路。因为是国家任务,搞培训,要拨款,挣点钱是可能的。

  二是北理工经过研究以后确定的发展思路,即从培训入手狠抓学科建设,创建特色学科。这种思路得到了有关方面的高度肯定和积极支持。按照这条思路和建设方针,北理工建成了特色学科“国民经济动员学”,并且进一步发展出了“危机管理研究中心”。

  孔昭君教授说,北理工的学科建设得益于多方面的支持:

  ———国民经济动员办公室提供全面的支持,包括学科建设经费、科学研究任务以及科学研究条件;

  ———国防科工委把国民经济动员学列为委属重点建设学科,给予充分肯定,并投入100万元建设经费;

  ———教育部“985”工程一期、二期都把这个特色学科列入建设框架。到2003年更有了一个标志性进展:教育部批准了北理工的“国民经济动员学”硕士点,使这门学科拥有了“公民权”;

  ———学校加大自身投入,包括有形和无形、直接和间接的投入。包括原常务副校长李志祥教授在内,先后有三位副校长担任国民经济动员教育培训中心正、副主任;

  ———全国同行的支持。北理工的国民经济动员教育培训以及危机管理研究得到了学术界、企业界和社会各界的多方面支持。

  孔昭君说,中国教育的走向有两个方向:一是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创办研究型大学,注重在国际上发表高水平学术文章,被SCI收录;二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注重高校教育科研成果为社会服务,高校逐渐发挥服务功能,非学历教育培训悄然成为高校服务社会的重要形式。从目前各高校的尝试看,其特点是引进市场机制,和策划、文化、咨询公司合作,培养、培训市场需要的相关专业人才。这可以盘活高校资源。通过培训,拓宽师生视野,接触实训,接触实际,积累资料和素材,促进学科建设。

  亮点之三:从研究生层面高起点培养人才

  由于危机管理需要的是综合型、复合型、高层次的专门人才,各高校都跨越了本科生培养阶段,直接从研究生开始,高起点培养危机管理专门人才,社会对这些人才的反馈很好。

  在北理工危机管理研究中心,目前已毕业博士研究生13人,硕士研究生4人;在读博士生有30人,硕士生5人。因为符合社会需要,一次就业率达到100%。他们的就业方向有软件公司、国有大型企业的软件开发部门、政府机关和高校等。其中在高校工作的占了一半;有大约四分之一的人从事机关工作。

  在人大危机传播管理研究中心,郭庆光教授培养的4个研究生(两博两硕)做了企业危机管理、心理危机管理、奥运会期间的危机管理等方面的论文。其中硕士研究生刘春雨在关于奥运会期间危机管理的论文中,对历届奥运会突发事件的危机处置特别是危机事件发生时如何应对媒体的问题进行了总结分析,进而对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危机管理提出了建议,答辩时评价很高。她硕士毕业后,已到公安部新闻处工作。

  当务之急是普及危机管理意识

  据专家介绍,危机管理学科在国际上已经很成熟,许多高校从上世纪50年代起就建立了学科体系。例如在日本,从大学到中学到小学再到幼儿园,建立起一个危机管理的体系,全民的危机管理意识非常普及;在美国,则专门设有联邦危机管理局。相比之下,中国的危机管理学科建设尚处初级阶段,目前还没有本科专业。

  在分析差距时,孔昭君教授认为,第一,我们的信息系统建设差距很大;第二,对危机处置的立法支持不够。例如危机管理中的征地、征用法律是允许的,但征收标准是什么?征收后如何补偿?责任人是谁?程序是怎样的?等等,还缺乏可执行的法律依据。第三,也是最紧迫的,是要加强和普及危机管理意识的教育。

  他强调说,首先是要正视危机,危机处置的意识和观念需要更新。例如从抗击非典开始,我们确立了“谁隐瞒灾情谁负责”的制度。分析隐报瞒报的原因,是“家丑不能外扬”的观念在作怪,这往往贻误时机。如果树立了危机处置的意识,许多灾难是可以避免的。

  其次要在公民中普及危机管理知识,提高危机处置的能力。例如发生煤气泄漏,绝对不能开灯、打电话!必须马上撤离现场,到了安全距离才可以打电话。这本是常识,可是知道的人不一定很多。

  再次,要树立居安思危意识,重在预防。像战争、传染病、自然灾害、生产事故、社会秩序型群体事件等,都是“复杂的巨系统”。如果分头研究和管理,就把一个整体分解了。要综合利用各门学科的理论,形成一个关于危机管理的框架性思路和工作模式。对于危机管理的研究方向,学科带头人要围绕学科布局进行思考,注重发挥团队成员的优势。参与人员要有熟悉的领域作基础。

  薛澜教授在分析中国危机管理现状时认为,首先,我们没有一个常设的机构,重危机处理,轻危机管理;第二,单兵作战比较多,综合协调少;第三,缺乏一个长期的反危机的战略和计划;第四,各地区、部门之间协同能力比较低。薛澜教授也提出建立危机管理法律框架问题。他说,针对SARS病毒我们提出对传染病法马上进行修改,然后有一个卫生应急机制。但明天说不定环境保护可能出什么问题,或者社会治安出什么问题,是不是每次都这样,在危机处理过程中出台一系列相应的这种框架?这需要从更全面的角度去分析,从根本上改善中国危机管理体系。

  ■相关新闻

  2007年4月27日下午,太原市首次对新闻发言人进行大规模专业培训,邀请清华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研究员史安斌博士就媒体沟通和危机管理作专题讲座。今年1月1日起,《北京奥运会及其筹备期间外国记者在华采访的规定》正式实施,这意味着全面放开了外国记者在华采访的限制。境外媒体记者只需征得被采访单位和个人的同意,就可随时、随地进行采访。新闻发言人如何对媒体进行新闻发布,与国际接轨?又如何快速处置突发事件呢?史安斌博士关于媒体沟通和危机管理的讲座,用生动的事例向到场的200多人进行了专业的讲述。———据山西新闻网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7-05-17]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