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

Unearthed Research and Protection Center

《肩水金關漢簡研究》出版

 中心博士後郭偉濤新著《肩水金關漢簡研究》20195月已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全書32開,定價98圓。以下是書影、目錄、序言、後記。

【書影】


【目錄】

(1)

凡例(1)

緒論(1)

上编  漢代张掖郡肩水都尉防區機構設置研究

序說(11)

第一章  肩水塞部隧考(14)

  第一節  存續時間(14)

  第二節  諸部(16)

  第三節  諸隧(39)

  第四節  部、隧隸屬(46)

  第五節  餘論(57)

第二章  橐他塞部隧考(65)

  第一節  存續時間及辖區(65)

  第二節  南、中、北三部(70)

  第三節  諸隧及部、隧隸屬(73)

  第四節  餘論(78)

第三章  廣地塞部隧考(82)

  第一節  存續時間(82)

  第二節  部、隧及隸屬(87)

  第三節  餘論(89)

下编  漢代弱水中下游流域邊防機構駐地研究

序說(95)

第四章  肩水候駐地考(99)

  第一節  封檢所見肩水候駐地(99)

  第二節  文書所見肩水候駐地及時間(102)

  第三節  郵書刺所見肩水候駐地(127)

  第四節  塞尉駐地(136)

  第五節  小結(141)

第五章  肩水塞東部候長駐地考(150)

  第一節 A32遺址出土東部候長封檢(150)

  第二節 A32遣址出土的候長楬(152)

  第三節 A32遣址出土東部候長相關文書(153)

  第四節 A32遣址出土候史相關簡牘(159)

  第五節  餘論(160)

第六章  弱水中下游流域邊防系統的“置(163)

  第一節  肩水地區的“置”164)

  第二節  居延地區的“置”(173

  第三節  論“置”(177)

  第四節  餘論(185

附錄

金關簡第五册73EJD部分簡牘出土地獻疑(189)

籾山明、佐藤信編《文献と遺物の境界》(第一、二册)評介(220)

肩水金關漢簡綴合表(243)

參考文獻(288)

附圖

附圖一  河西漢塞走向示意圖(305)

附圖二  漢代弱水中游亭塞遺址分佈圖(插頁)

附圖三  A32遺址平面圖(306)

附圖四  A32遺址發掘區分佈圖(306)

附圖五  A33遺址鄣城平面圖(307)

致謝(308)

 

【序】

 今天(201956日)微信裏傳來消息,國家文物局召開“考古中國”重要進展工作會,會上公佈了4項重要成果,其中2項湖北荆州墓葬考古成果,在一座戰國墓和一座西漢墓中分别出土了324枚楚簡和4546枚西漢簡牘,内容頗爲豐富。地不愛寶,自1901年以來,長城内外、大江南北,中國各地出土的戰國到魏晉時期的簡牘,粗略統計,將近28萬枚。尤其是近二十年,更如雨後春筍,應接不暇。近幾十年來戰國秦漢史的快速發展離不開這些簡牘。

 這則新聞在刷屏的同時,也引發了一些學者的擔憂。一位老友在轉發新聞的同時,不無憂慮地寫道:“近年簡牘的不斷發現和迅速刊佈,在數量和信息量上遠超過早期發現的出土文獻,是秦漢史研究者的幸事。我卻有一種莫名的恐慌:我們是否能真正完全瞭解這些信息?我們通過邏輯分析絞盡腦汁得出的結論,是否轉眼就被一條新材料給否定掉?大家爲這些材料狂喜的時候,我卻有些懷疑我們的工作是否有意義?”情緒有點悲觀。有這種擔心的,恐怕不會只有一位。回顧簡牘研究的學術史,從羅振玉、王國維《流沙墜簡》篳路藍縷,開創基業,只是到了1998年湖北荆州郭店楚簡以及2001年張家山漢簡的公佈,才點燃了學界的熱情,普遍重視與利用簡牘,簡牘研究躍升爲國内國際學界的“顯學”。資料發現如井噴,研究成果似潮湧,場面驚人,形勢喜人。

 喜中有憂。不止是材料的關注度上有差别:典籍簡頗受青睞,文書簡關注有限,方法上的思考卻頗爲少見。百餘年來,簡牘研究成果雖多,但方法上有啓發性的論著卻不多見。需要不斷返回這些有引領性的著作,汲取營養與靈感,結合新資料,探索與發明更爲適用的方法,讓沉睡數千年的遺物吐露更多的信息。

 簡牘研究史上,除了津津樂道的《流沙墜簡》,最值得注意的是陳夢家的《漢簡綴述》。他在三四年間完成的十幾篇論文,達到了時代的巔峰,此前他卻從未接觸過漢簡。只因1960年被夏鼐所長安排去整理武威漢簡,興趣因此陡然轉向了漢簡。一發不可收拾,始於新月派的詩人,終於邊塞將士的斷爛簿籍文書。隨志趣轉换,不斷開辟新天地。陳夢家的成功,得益於他繼承並超越了“二重證據法”。文獻之外,更注意結合考古學、文書學治簡,以歷史學的視野,自最基本問題入手,循序漸進,重建歷史現場,成就了居延漢簡研究的一座豐碑。

 看來悖論的是,陳夢家能取得如此成績,恰在於他不是研究秦漢史出身,没有《史記》《漢書》的包袱,不執著於傳世文獻與簡牘的對應。他在秦漢史研究上的成就,無法與勞榦比肩,漢簡研究所達到的深度與提出的問題,遠超勞榦。陳夢家學法律出身,涉足歷史後,宗教、神話、文字而甲骨、青銅器,没有多少傳世文獻可依憑,以文獻爲中心的思維慣性影響有限,只有注重探索資料内在的關係。接觸漢簡時,一般認爲的劣勢反而成爲了優勢,是“失”亦是“得”,將精力放在重建簡牘内在的關聯上,構建出成片的新天地。换言之,不能祈求一把鑰匙開一萬把鎖,需要針對資料與問題,開發適當的方法。

 日本方面,這方面的代表莫過於漢簡研究的開創者森鹿三。他留下的漢簡研究論文不過17篇,收在《東洋學研究:居延漢簡篇》(同朋舍,1975年)中,幾乎篇篇都充滿了啓發。1953年發表的《關嗇夫王光》,短短二頁。1955年發表《令史弘に關する文書》稍長些,兩篇以某個人物爲中心的研究,成爲後來按照人物集成研究的濫觴。後來還發表過關於“馬”的研究、關於王莽簡書寫特點的分析,以及簿書的集成研究。他雖然没有做過册書復原,但對居延舊簡中57.1這由三枚簡構成的册書做過十分詳細的分析(《居延出土の一册書について》),從一開始接觸居延,就高度重視形制與材質,與中國學者的旨趣頗有異樣(見《居延漢簡研究序説》),大庭脩、永田英正與魯惟一等第二代學者的成果,幾乎都是位於森鹿三的延長綫上。目前研究中國簡牘日的本學者已經進入了第四代,年輕學者的研究中森鹿三的影子還依稀可見。

 去年9月,首都師範大學歷史學院召開的“第三届簡帛學的理論與實踐學術研討會”上,曾提交一份發言提綱,談簡牘研究的五個層次。指出簡牘研究至少需分爲考古學、文字學、文書學、歷史學與社會科學五個層次,各層次之間大致先後遞進,前面的問題没有解決好,後面的研究難以扎實推進。中國簡牘研究的問題在於,立基傳世文獻開展史學研究的傳統悠久深厚,利用出土資料偏愛二重證據法,習慣性地兩相比對,尋求解決史學問題。兩類資料産生、流傳與留存的背景差别甚大,難以匆忙對應,不然的確會産生“輕易立説”之弊,“疲簡牘,煩後生”。對出土資料進行前三個層面的研究必不可少。不過,那時感覺看法還很粗糙,當場報告的則是另外一篇實證研究。現在借給偉濤大作寫序之機,贅述幾句,求教於學界。

 郭偉濤君2013年秋入清華歷史系攻讀博士學位,2017年夏畢業,旋入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跟隨李守奎與李均明先生從事博士後研究,前後近六年。偉濤本科學習生物工程,碩士階段轉入秦漢史,不過重在思想史。入清華後,因上課而開始接觸簡牘,逐漸深入堂奥,最終以金關簡作爲研究對象,完成了畢業論文。恐怕是金關簡公佈後全面研究的首部博士論文,答辯時得到專家的肯定。論文通過後,又經修改完善,由趙平安老師推薦,得以在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可喜可賀。

 短短數年,偉濤能夠走到金關簡研究的前沿,首先要感謝張德芳先生領導的整理團隊,幾年間將全部資料公佈,奠定了研究的基礎。其次,方法得當亦是重要保障。除了上課,偉濤積極參加清華以及北京多所高校舉辦的讀簡班,並認真學習了《流沙墜簡》以來有方法論意義的簡牘研究論著,得以快速攀到前沿。偉濤自己肯下功夫,善於學習,轉益多師,積極求教,高效地完成了論文。未來要想取得更大的成績,從根基入手,方法上不斷思考依然是必不可少的。

 目前,偉濤的研究側重基於文書學考察漢代張掖郡屯戍制度,“風物長宜放眼量”,期待他能繼續努力,由簡牘到制度,再到人——卷入邊地生活的吏卒百姓,邁向更爲豐富的史學研究。進而將漢簡由研究對象發展爲觀察漢帝國的視角,長安之外,提供透視西漢王朝的新基點。更希望他加强文字學訓練,彌補文字釋讀上的短板,同時放眼世界,從西漢的邊陲到羅馬帝國的邊陲,中外比較中加深對漢朝的認識。出色的學者,既需要不斷推出嚴謹扎實的成果,也需要不斷超越自己,發現更廣闊的世界,祝願偉濤在學術道路上勇猛精進,再攀高峰。是爲序。

 

侯旭東

201956-7日於京北安寧莊

 

 

【後記】

 本書是在筆者博士論文的基礎上,加以增刪修訂而成的。博論完成于2017年,原本還包括三章內容討論通關證件與程序,此次暫未收入。原來附有的肩水金關關吏與東部候長繫年的內容,今亦刪去,增加對73EJD部分簡牘出土地的討論,及籾山明、佐藤信所編兩本論文集的評介。作爲學術生涯的第一本專著,儘管筆者盡力排查,但一定還遺留不少問題,敬請讀者指正批評。

 這裏要特別感謝侯旭東、初世賓、鷹取祐司和許名瑲等師長。我本科階段學習工科,且在2013年讀博之前從未正式接觸過簡牘研究,可以說基礎薄弱資質駑鈍,侯老師作爲我的博士導師,不僅開示研究門徑,指導具體的寫作,花費心力無算,而且無形中深刻影響到我的學術態度。如果說我日後能在學術研究方面有一點收穫的話,基礎也是由侯老師奠定的。從未謀面的初先生,多次電話告知金關遺址的發掘信息,十分寶貴。鷹取祐司和許名瑲先生,亦從未謀面,但在我寄上博士論文或書稿後,均返回數十頁的修改意見,對後進的關愛與對學術的熱忱令人動容。

 小書的寫作,還得到很多師長和友朋的指導幫助。李均明、張德芳、劉樂賢、趙平安、劉國忠、汪桂海、鄔文玲、黃振萍、方誠峰、馬楠等師長在博士論文開題、預答辯、答辯和外審時曾給於各方面的意見和提示,使我少走許多彎路,避免了許多錯誤。邢義田、宋少華、籾山明、張春龍、陳文豪、角谷常子、張榮強、張俊民、宮宅潔、黃樸華、李迎春、馬智全、肖從禮、森谷一樹、青木俊介、凌文超、田天、鈴木直美、伊強、野口優、劉釗(樂遊)、胡永鵬、金智恩、蘇俊林、王彬、姚磊、謝坤、畑野吉則、小林文治、馬力、孫梓辛、屈濤、祁萌、宋超、黃浩波、趙爾陽、陳韻青、曹天江、王濤等師友亦給予很多幫助,或提示問題,或分享資料。筆者剛走上學術研究之路,能得到如此之多與如此珍貴的幫助,實在深爲感動。博士論文寫作期間,清華文科圖書館破例將五冊金關簡借我長期使用,我所住的五號宿舍樓管理員亦允我日夜待在研讀間里,客觀上加速了寫作進度。這一切,皆十分感激!

 筆者博士畢業後,隨即進入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做博士後。在站期間,受到李守奎老師的多方提攜和指導,擴展了讀書視野,也受到李均明先生的指導和關懷,中心其他老師更給予支持和關愛。這本小書就是趙平安老師推薦給上海古籍出版社的。在此衷心感謝中心全體老師和同仁!

 但誠先生作爲小書的編輯,認真敬業工作高效,付出很多心血,在此表示感謝!

 一路走來,最不容易的是父母、親人與妻兒,感謝父母親人的支持、妻子的包容和小女的陪伴。

 

 

 李學勤先生主編、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出土文獻與中國古代文明研究”叢書日前已出以下書目:

 蘇  輝:《秦三晉紀年兵器研究》2013

 李冬鴿:《〈釋名〉新證》2014

 董  珊:《出土文獻考釋論叢》2014

 劉風華:《殷墟村南系列甲骨卜辭整理與研究》2014

 姚振武:《上古漢語語法史》2015

 王  丹:《〈汗簡〉〈古文四聲韵〉新證》2015

 劉光勝:《出土文獻與〈曾子〉十篇比較研究》2016

 石小力:《東周金文與楚簡合證》2017

 郭偉濤:《肩水金關漢簡研究》2019

 

(轉載請注明出處)

(編輯:侯建科  審核:賈連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