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名师】吴冠中先生诞辰百年"风筝不断线":他越走越远,却日渐清晰

“我一生只看重三个人:鲁迅、梵高和妻子。鲁迅给我方向给我精神,梵高给我性格给我独特,而妻子则成全我一生的梦想,平凡,善良,美。”——吴冠中

 

“风筝不断线——纪念吴冠中诞辰一百周年作品展”展览现场 

        2019年4月25日是吴冠中先生的百年诞辰。由中国美术馆和清华大学共同主办的“中国美术馆‘典藏活化’系列展:风筝不断线——纪念吴冠中诞辰一百周年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展。展览分为“生命之本”“自然之意”“纯真之心”三个板块,展出了中国美术馆藏吴冠中作品57件、清华大学藏1件,共58件作品,回望了吴冠中先生淡泊名利、醉心丹青的华彩人生。 

       吴冠中1919年生于江苏宜兴,1936年入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师从林风眠、李超士、常书鸿、关良、潘天寿等大家,1947年入法国国立巴黎高等美术学校学习油画;1950年回国,先后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清华大学、北京艺术师范学院、北京艺术学院、中央工艺美术学院;1994年当选为全国政协常委,2002年当选为法兰西艺术院通讯院士;2010年逝世于北京。 

展览现场 

        吴冠中先生青年时期热爱文学,后来他将这一“恋情”转移到美术,从此“朝朝暮暮,时时刻刻,眼目无闲时,处处识别美丑,蜂采蜜,我采美”。在经年不断的艺术探索中,吴冠中先生形成了他对中西绘画意蕴贯通融合的理解,他大胆打破油画与水墨画的载体界限,使“写意”的中国传统艺术语言以现代的方式展现出来,丰富了水墨语言在表达层面的可能性。同时,吴冠中先生基于自己对艺术的深度思考和实践,发表了大量大胆、富有个性与思想的理论见解,比如“风筝不断线”、“笔墨等于零”、关于绘画形式美的问题等,影响深远。 

        此次展览的主题“风筝不断线”是吴冠中先生的艺术主张。他强调艺术创作不能远离现实生活,在抽象艺术探索的过程中,不能一味脱离物象而完全抽象。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在展览序言《线的生命》中谈到,风筝不断线,这根线“是贯穿吴先生艺术生命始终的线”,同时,观众也将“从吴先生的作品中,领略其一颗永无休止的探索之心,一条不断超越自己的创新之路,一根连着传统、紧系着生活的乡愁之线。”吴冠中先生晚年还提出“笔墨等于零”的思想。他认为脱离了具体画面的孤立的笔墨,其价值等于零。艺术是一个不断求变求新,不断突破的过程。

《五台山佛光寺唐塑》 1954年 

43×38cm 纸本水彩 中国美术馆藏

  

《拉萨龙王潭》 1961年 

46×61cm 油画 中国美术馆藏 

 

《武夷山村》 1977年 

49.2x61.5cm 布面油彩 中国美术馆藏 

        本次展览作品中,既有吴冠中先生去世前几年所作的油画和彩墨画,又有上世纪50、60年代以来各个时期的代表作,呈现了中国美术馆吴冠中艺术收藏较为完整的作品序列。 

        吴冠中先生生前曾对他的学生们说,“想念我,就去看我的画吧!”让我们循着展览的轨迹,缅怀吴冠中先生! 

生命之本 

        吴冠中的艺术就是他的生命。他的创作思想追求至真至美,饱含深情。吴冠中的绘画中既有生命的蓬勃向上,亦有生命的枯萎凋亡。这一切,都是生命的本来状态。 

 

《野草》 2008年

61×91cm 布面油彩 中国美术馆藏 

        吴冠中推崇鲁迅精神。他创作的《野草》,画面中是鲁迅神情安详地长眠于野草丛中。鲁迅在《野草》中写道:“野草,根本不深,花叶不美,然而吸取露,吸取水,吸取陈死人的血和肉,各各夺取它的生存。当生存时,还是将遭践踏,直至于死亡而朽腐。我以这一丛野草,在明与暗,生与死,过去与未来之际,献于友与仇,人与兽,爱者与不爱者之前作证。我将大笑,我将歌唱。”这种生命意识引起了吴冠中强烈的共鸣。故而,在吴冠中的很多绘画中,都有一种隐喻性和象征意味。 

 

《逍遥游》 1997年 

145×368cm 纸本水墨设色 中国美术馆藏 

 

《桃色旋风》 2008年 

61×61cm 油画 中国美术馆藏 

        在巨幅水墨画作品《逍遥游》中,我们可以看到美国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波洛克的影子。但是在绘画的过程中,吴冠中更多感受到的是庄子名篇《逍遥游》的状态,是一种忘却物我、心性自由的境界。这是一种生命的状态,也是吴冠中艺术创造力的本源。 

 

《弃舟》 1998年 

80×100cm 油画 

自然之意 

        吴冠中的风景画创作着重于形式韵味的表现,诸如线与线、块面与块面之间的节奏关系,使画面中有一种和谐的律动。吴冠中的色彩柔和,画面上大多不会用很厚的颜料层,而是将油彩调和的比较稀薄,笔触无滞涩感,用笔酣畅。相较于实,吴冠中在绘画中更为注重虚的东西,这种创作观念应该得益于其水墨画的创作经验。 

 

《春风又绿江南岸》 2007年

48×59cm 纸本水墨设色 中国美术馆藏 

        自然给予吴冠中无穷尽的创作灵感。中国传统画学思想中有“道法自然”之论,唐代画家张璪说“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但明代画家王履又说道“吾师心,心师目,目师华山。”概而论之,在中国传统画学理论中,始终将自然物象和心灵景象混而论之。自然的美,需要用眼睛发现,需要用心感受,最终才能创作出艺术作品。吴冠中在文章中曾谈到他对苏州留园的记忆,“留园有布满三面墙壁的巨大爬山虎,当早春尚未发叶时,看那茎枝纵横伸展,线纹沉浮如游龙,野趣惑人,真是大自然难得的艺术创造。”由此可见,吴冠中在创作中更为留意自然本身的形式美,从中寻找创作的启发。 

 

《太湖鹅群》 1974年 

44×59.5cm 油画 中国美术馆藏 

        当然,从自然到绘画,除了眼睛以外,最为重要的还是人对于美的认识。如果缺乏这一点,我们就不会用眼睛看见自然中这些美的形式。所以说,在吴冠中的绘画中,自然的形态是一切创造之始,永远是鲜活和生动的生命体。 

 

《春雪》 1983年 

69×137cm 纸本水墨设色 中国美术馆藏 

纯真之心 

        1990年代后,吴冠中的创作进入了平面化、抽象化的阶段,画面中出现了很多点、线、色块,通过聚散、重复、排列和组合,构成极为单纯、和谐的视觉关系,让观画者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艺术家的纯真之心。

《春酣》 

180×96cm 纸本彩墨 清华大学藏 

 

《建楼曲》 2000年 

49×45cm 纸本水墨设色 中国美术馆藏 

        吴冠中说“脱离了具体画面的孤立的笔墨价值等于零”,说“从生活中来的素材和感受,被作者用减法、除法或别的法,抽象成了某一艺术形式,但仍须有一线联系着作品与生活中的源头。风筝不断线,不断线才能把握观众与作品的交流。”意思就是,自己的绘画不能脱离生活,而是要从生活中直接得来。所以,鳞次栉比的密密麻麻的房屋构成了《围城》,漫天飞舞的墨点(蒲公英)构成了《播》,墨线(脚手架)和红、黄、绿色块(脚手架上作业的建筑工人的衣服的颜色)构成了《建楼曲》。

  

《欢乐的梦》 2007年 

48×45cm 纸本水墨设色 中国美术馆藏 

《知音》 2008年 

48×60cm 纸本水墨设色 中国美术馆藏 

        在吴冠中的抽象画探索中,并非完全是由生活中得来的视觉形式,还有一些是梦境、想象,或者是情绪,诸如《欢乐的梦》《天外来客》《书画缘》《恩怨》等。事实上,吴冠中一直在强调“风筝不断线”,就是艺术创作不能远离现实生活,在抽象艺术探索的过程中,要注意不能完全抽象。造化与心源、物象与心象,经由他那颗纯真之心的提炼与升华,成为永恒的艺术之美。 

 

《天外来客》 2007年 

49×45cm 纸本水墨设色 中国美术馆藏 

        本次展览由中国美术馆和清华大学共同主办,呈现在中国美术馆1、8、9号厅,展览将展出至2019年5月5日。(图、文来源:艺术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