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访谈】莫芷——技术不是秘密

采访主题:2019年为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并入清华大学的第二十年,在2018到2019的转折点,美院艺协推出以“初心.前行”为主题的系列采访,探究美院部分专业在定位,课程内容,能力培养上的转变及其原因。

十二年前,莫芷老师作为学生进入学院研习绘画。

十多年过去,她已成为青年教师,

与学生如朋友般讨论何为艺术,如何创作。

这次小伙伴们有幸拜访莫芷老师,

和她聊聊清华美院的变化,

以及有关艺术创作与艺术理念的问题。

莫芷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青年教师

教师简介:

2010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获学士学位

2013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获硕士学位

获奖经历:

2009  第十一届全国美展

2011  第四届全国青年美展

2013  映像-微体验——2013中国当代青年艺术精品展

2013  新视觉艺术节2013

2014  亚洲当代艺术展2014年春季展

2014  第十二届全国美展

聊聊变化

问:十年前的学生和现在的学生有什么变化?您十年前为学生,现在为人师,感觉有什么变化吗?
答:我觉得没有太明显的变化。把视野放大一点,我们就会发现天分就像上帝播撒豆子,天才偶尔才会出来一个。无论时代进步与否,大部分人的智性基本差不多。唯一的变化是方式的变化。以往的教学可能更注重一种绘画语言的锤炼,崇尚的是渐进式的进步;现在较注重的是一种顿悟式的看待问题的方法,眼光转变,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在艺术创作上逐渐形成了“观念决定方式,观念决定世界,观念改造世界”的理念。我觉得这是一种很大的差别。


问:您觉得中国的艺考从您高考的二零零六年到现在的二零一八年,有了怎样的变化? 

答:我觉得美术高考更加注重创造性了,更加注重考生通过艺术表达自我的程度了。当然,基本的知识储备和造型能力仍然是必要的。我们希望能够录取更多有个性的学生,但仍需要警惕这种个性是否是有意为之,哗众取宠。因为我们知道提倡个性已经成为了一种势不可挡的潮流。 


问:十几年来清华美院有哪些大的变化? 

答:校园的建设更加完整了,有了艺术博物馆的支持,我们获得了更好的展示空间,以及从大量有价值的展览中获得一手的视觉阅读经验,这是非常重要的。

问:清华造型的培养方向又有了怎样的变化?

答:更加注重跨专业的交流合作,课题的共同完成,以及专题性的探索。在基于这一点,我在上课的时候会更在意艺术样本的调研,艺术史知识的补缺补漏,以及艺术与历史、社会、人文的各种多重关系。这当然是一个很大的课题,但他也会在生活和艺术行业方方面面的局部中体现出来,我们的课堂鼓励更多的自由讨论,鼓励从生活的实际感受出发,这样能够使我们的记忆更加立体,能够更快地找到自身与社会的定位。

 

聊聊创作与观念

问:我注意到您的作品在尝试各种材料,水彩、油画、色粉等,请问随着材料不断丰富,未来造型艺术使用的材料是否会越来越多元化?

答:多元化是一个大趋势,但并不能够运用在每一个场景,不是多元材料就一定是好的,在各种材料中漫游,更有可能失去自我。课堂中我们总是说,不要把学校当成一个技术培训的地方,因为任何一种以技术为标杆和门槛的教,其实个人独立查阅资料也能完成,甚至会超过集体学习的效果。我们关注的是在课堂这样的集体讨论和实践中,观点与观点的针锋相对,共同协作,互相影响最后产生出来的结果。每次我们在讨论中,总会获得许多意外的收获,对我们所研究的内容形成更鲜活立体的感受。在互动之中,大家的思考方式,个人艺术创作的切入点也逐渐明朗,变得更完整和充分。所以我个人对于材料的经验和感受会毫无保留的和大家分享,技术不是秘密,手段的多元则恰恰显示出选择和专注的必要性,你为什么使用它,和它共同协作,相互驯化的工作方法是最重要的,多元永远是双刃剑。                                          

问:请问您对现代和古典艺术之间的关系是否有一些思考呢? 

答:我反对一味颂扬古典艺术之美,认为它不可说不可解,在一种内化的审美中完成它的定义。历史的意义一定要建立在对今天有用的基础上,我们去研究历史不是为了显得博学,而是恰恰要在对情景和时空的还原中,我们终于知道原来当初的艺术家这样做,是出于什么样的动机,或是被时代趋势,或是个人诉求,或是社会分工,还是人为的误读。古典艺术正是由于他所处的情景而得以确立,艺术的发展和当时社会的需要是一种互文的关系,抛开了这个互相影响的前提,抛开了对我们今天的借鉴意义,那么我们实际上是在研究墓葬的艺术。

问:您刚刚谈到了“打破专业壁垒”,事实上这也是这几年很火的一个概念,您能不能更具体地谈谈“打破专业壁垒”的内涵?

答:专业与专业之间的壁垒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打破专业壁垒”是抽象的概念,实际上在真正的、真诚的艺术实践面前是没有专业区分的。求学的时候,经常遇到“真诚”这个词,但这个词没有被解释清楚,我误读为情绪上的真诚,但实际上它是一种高度审视,审视自己个人,作品,社会,历史,环境,像一个医生透视病人身体的那种真诚,乃至毫无隐私直面缺陷的真诚。

        聊回来,每个专业有其特定的认知方式,操作方式,但目的是相同的。在起步阶段你可以根据每个专业的不同特性和侧重点去学习,在其中一个点,在某个个性化的契机下你先专注,进入的过程是必须的,这是你的立身之本,尤其在很多平凡的“个性”面前,你会需要技术来“加持”或“引导”你前往更开阔的阶段。直到你把这个线路搭建起来以后,开始有了系统化的思考,你就会很自然地把这些你曾经以为是本质的东西当成手段,你的目标会发生变化,这个时候才是开始跨界,打破所谓“专业壁垒”的时候。所以在本科阶段,如果先谈打破而没有基础会让人盲目。(图、文:清华美院艺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