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交流】清华美院陶瓷艺术设计系教授白明|研究生课堂:现代陶艺的视野

白明  线释水  局部

编者按

   近几年,白明教授面向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研究生主讲“世界现代陶艺”,随着课程不断深入,陆续积累成篇。为惠及更多陶瓷艺术爱好者,分期以飨读者。 

        研究生的课程我讲的要比本科生课程深一些,我认为现在的研究生自身的知识储备仍会有不少局限,具体来讲很多研究生没有储备很好的美术史知识。没有系统的美术史的知识,单纯以理论的形式一次性把陶瓷艺术讲解给大家我认为是有难度的。因为任何一个门类的艺术都不可能与其他学科脱节而单独发展。无论是纤维、陶艺或者工业设计、环境艺术,只要与美术史有关,与艺术风格发展有关的创作或理论都是与整个时代息息相关的,没有一门艺术可以单独脱离系统,抛开其他门类的艺术去谈,这样的艺术从1900年以后就不存在了。  

        如果没有良好的知识储备,仅仅靠短短两周几节课来完善对艺术史的了解,特别是对一门专业性很强的艺术史的了解是很困难的。这一点,我认为史论系的同学可能有一点优势,是因为他们长期进行美术史的学习。但纯粹的理论又有问题,因为纯粹理论没有具体的艺术实践,理论描述的是理论到理论,文字到文字,缺乏真正动手感受性的东西,没有说了一半就能够意会的状态。 

        艺术发展到今天我们会发现只有少数人可以成为百科全书式的人物。在任何一个艺术门类里,大的艺术家哪怕随便写的文章都很值得推敲,都很值得让人去体会,有很多的用意在其中。  

白明  典籍  大漆 2019 

        比如梵高写的信,就像他的画,朴素热烈,非常深沉。读到他信的人便会知道他所思考的问题涵盖了很多理论家所关注的话题。 

         同样我们中国重要的艺术家,如傅抱石,虽然去世得早,但是他的理论能力和对艺术的理解是很多理论家所不具备的;贡布里希是讲艺术史的,可他对艺术理论之外的领域,更全面的文明史非常了解。大家可能不知道,贡布里希为世人所知的是他作为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写了一本世界文明史,不是简单写艺术史,他的著书年龄也就是大家的本科生毕业的年龄。  

文森特·威廉·梵·高(Vincent Willem van Gogh,1853-1890) 

星空 

 

E.H.贡布里希(sir E.H.Gombrich)(1909-2001) 

英国艺术史家 

        我讲这些例子,是想让大家首先建立一个宏观的思维状态,大家在课堂学的学科是要分类的,陶瓷就是陶瓷专业。大家进到陶瓷领域里,就不要分类了。进到史论专业里不要分类了,进到绘画设计也不要分类了,因为任何一个学科往里深入都是百科全书,没有一个例外。  

        以老师的经验,大家可以借助于个人非专业的某一点可以更好的认清自己的专业中某一个特质。靠了解别的学科来旁证自己的体系,这个方法非常重要。有的时候我会让我的研究生哪怕已经听过这个课也要再来听,有些话题换一个场合重新听感悟会不一样。就像我们每天都吃饭,每天会品出食物的特殊味道。说不定哪一天无意之中就很受触动,这个触动就来自于对平时司空见惯的食物的重新发现,这就是人生。 

        这堂课我希望达到三个目的,第一大家通过对现代陶艺的了解能更清楚“什么是传统陶艺 

        不要以为我谈现代陶艺只是了解现当代,这就错了。研究传统陶瓷的人们为什么不懂现代陶艺?是因为他们只放大了传统一个空间,根本不关注除传统陶瓷和古董陶瓷之外的任何东西。这样的人占的比例是很大的,即研究传统又关注当代的人并不多。  

有生机的静美 

宋代 汝窑 莲花式温碗 

第二届“中国白”国际陶瓷艺术大奖赛参展作品 

新石器2018 No.3 

        研究现代陶艺的人一点都不懂传统陶瓷的反而少,这就反映了一个大学科的胸怀,凡是跟时代不脱节的人,一定是没有被时代抛弃的人。研究传统不跟上时代,时代就已经抛弃他了。虽然他天天在研究传统,说起来头头是道,专家学者们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但问题是这类人的眼光基本屏蔽了一切他空间以外的东西,他们专业研究得越深,反而越被时代抛弃。而且这种人大部分不可能有新的建树。只要看看在考古学中有建树的人,一定是个博览群书并且与时代息息相关的人。真正的老学究从来不可能有建树,他们只能做学科的补充。这样的人很少建立一个新的学科,至少我的视线里,我了解的空间里面没有这样的人。 

        所以我希望借助现代陶艺,为大家大致梳理出一个空间来。不完全是让大家只成为一个现代陶艺的热爱者,知情者,参与者,也同时希望大家借助于这个课程还能更好地了解什么是真正的传统。因为没有哪一个学科是完全脱离于传统的。 

 

白明    生生不息 

2014  法国巴黎 赛努奇博物馆 

“白明——绘画与陶瓷”展览现场  

        第二个目的,通过了解现代陶艺可以让大家更多地了解世界艺术。 
        千万不要把这门课只是当做一门陶瓷艺术的课,现代陶艺永远离不开现代建筑、现代哲学、现代美学、现代雕塑、现代设计、现代绘画。希望大家不局限于这个课堂,我希望大家完全打开所有的感知,将已有的知识都放在这学科里,在这样的脉络里,不是进到一个封闭的空间,像一个空暗的隧道,而是一个透明的管道里,大家可以看得到外面的世界,虽然是在管道里深入,但仍然可以看得到透明的管道外面的东西。
        如果进展顺利,我还有一个目的——借助于大家对陶艺的了解,可以更好的了解这个伴随着人类成长的最古老的学科所给人的启迪。陶瓷使用了地球最古老的原料,并且利用了人类远古时期便使用的火,创作了人造的艺术。将这些物质与材料与时间和空间及人的发展全方位展开来,你们会有惊喜的收获。  

 

瓷石之间在火中幻化 

        我认为如果能通过这门课了解陶瓷对大家就会非常有意义。我一直希望学科的传递的不仅是知识,更多的应是活生生的个体对自身深刻的理解。做研究也是这样,当然如果说老师对你们还有要求那就太多了,我希望几天这样的课程结束以后,大家遇到再怎么无法理解的、新颖的、奇特的陶艺都不会觉得慌乱,不会觉得自己看不懂,一直在询问这陶艺在表达什么意思。提这样的问题,我认为大家就离当代艺术太远了。 

 

白明  参禅——形式与过程

白明教授作品

(原创: 白明艺术 根据录音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