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个展】莫芷:缪斯制造业

 

 海报 

缪斯制造业 

策展人:尹丹 

出品人:罗韶颖 

艺术家:莫芷

主办方:Gallery 100 x i Art 

承办方:东原印柒雅空间 

时间:2018.12.23


写在前面 

        好几年前初识莫芷绘画,被其扎实的手头功夫与哀婉的意境所触动,那时她已经是一位颇有名气的年轻艺术家。不过近些年来她的创作有了很大的变化,开始主动地做出改变,有意地颠覆前些年的艺术风格。本次展览就是对其近期作品的集中呈现,它不仅体现出艺术趣味上的改变,同时也呈现为多样化的尝试:绘画、纤维艺术、装置等都有所涉猎。细心的观者或许会发现,“画框”是这批作品中被重点运用的视觉图像,它们大多装饰繁复,造型典雅。在此具备着双重的象征关系:首先,那种被人们不断沿袭、复制的画框纹饰,其自身就是一种被制度化的文化趣味,是阶层的象征。其次,画框又扮演着“边界”的空间、文化功能,它是一种区隔物,以此区分着经典与凡俗、艺术与现实。但莫芷却在画框的内部呈现那些近乎“乱码”的图像,视觉上的解构感几乎撕裂了观者对经典化趣味的想象;抑或让“肖像”模糊得难以辨认,你很难从主题角度对其进行解读。 

        对于个体而言,纯粹意义上的“天真之眼”并不存在,我们的视觉趣味被文化、话语所建构。莫芷为展览命名为“缪斯工厂”,我欣然认可。缪斯是希腊神话中的艺术女神,同时也是经典化的化身。她在这批作品中体现出一种诉求:即通过视觉的冲突与非和谐感来“戏谑”生产“缪斯”的一整套文化话语。 

        这样的努力同样体现在炫目的“礼物包装盒”与“刺眼”的霓虹灯作品中,我曾开玩笑说莫芷在“反视觉”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她不置可否。阿多诺认为艺术家只有不断地制造前卫才能抵抗文化工业的控制,而前卫的方式往往都表现为不配合或拒斥的姿态。我倒并不认为好的艺术一定是反抗性的,正如我仍然欣赏莫芷前些年的作品,只是如今她走上了不同的艺术道路。 

——尹丹 

缪斯制造业 

        缪斯是人们(主体通常是男人)意淫的对象。他们极为自然的把对艺术的追求,理想和信念的挚爱投射在一个好看的女人的身体之上。沐之以醍醐,佩之以琼瑶,极尽一切可用之物加以装饰,女神因此而诞生。而它同时也规定女神的姿态和生活方式,用纯金贴其表面,层层覆盖,遍遍裱糊,将真实的女人包裹进去。在这个时代,缪斯是艺术家卖弄点子的借口,缪斯也是冥想课程,是打折券,是惊喜促销,是肥皂剧,体育比赛,赌球以及新闻快讯,是一切鼓吹和包装的模具。在夜梦交错的恍惚之间,缪斯给人们以理由,为他们的癫狂提供宣泄的出口。缪斯不再只是个人的想象之物,现在,缪斯是商业制造出来的金光闪闪的雕像,是供人消费,用以挑逗人类情欲,让他们重新爱上这个世界,沉醉于这个世界的万千化身。 

——莫芷

 

 吟咏样本

 120*120cm /霓虹 / 2018 

 

一切失序都是合理的 

80*60cm /布面综合材料 / 2018 

 

应力场 

80*100cm /布面丙烯/ 2018

 

事件:第三象限 

100*80cm /布面综合材料 / 2018 

 

事件:第二象限 

100*80cm /布面综合材料 / 2018

  

无尽游戏8 

布面丙烯/40*60cm/2018 

 

缪斯制造业:复合 

120*180cm/布面综合材料/2018 

 

形式狂欢 

霓虹/60*100cm/2018 

 

无尽游戏7 

布面丙烯/80*100cm/2018 

 

单向日志 

布面丙烯/80*100cm/2018 

 

吟咏样本:低频模拟 

布面丙烯/40*40cm/2018 

 

无尽游戏8 

布面丙烯/80*100cm/2018 

 

无尽游戏6 

布面丙烯/80*100cm/2018

  

缪斯制造业2 

50*40cm/布面综合材料/2018 

 

陈列馆 

数码输出:三色滤镜互动装置/80*100cm/2018

  

叔叔阿姨都夸你好 

数码输出:三色滤镜互动装置/80*100cm/2018 

向梦走去 

数码输出/80*100cm/2018 

 

缪斯制造业1 

布面丙烯/70*100cm/2018 

 

怀疑论 

布面综合材料/60*80cm/2018

  

归宿与中点 

数码输出:三色滤镜互动装置/80*100cm/2018 

(图、文:绘画系   莫芷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