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内加尔大学社会学系主任费伊教授讲授塞内加尔族群间的调侃关系

2014年3月21日下午,“费孝通学术系列讲座”第七讲在熊知行楼举行,本次讲座特邀西非最大、历史最悠久的达喀尔大学,社会学系主任、人类学家西尔万•朗德里•费伊教授(Sylvain Landry FAYE)做题为“塞内加尔的族际关系:以谢列尔族和普拉尔族的调侃关系为例”的主题演讲。该讲座由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人类学与民族学研究中心主办。

费伊教授首先介绍了达喀尔大学社会学系的五个主要研究方向,包括:冲突、认同和越轨行为;环境、地域、公共健康政策和社会家庭的变迁;非洲社会的深度研究;空间、城市、农村;社会治理和机构。据其介绍,达喀尔大学的社会学系与人类学是整合在一起的,他们的学生从本科一年级开始就要求学习人类学课程。

 接着,费伊教授介绍了塞内加尔的族群情况,提出了他的研究问题:为什么有着30多个族群的塞内加尔,不像其他国家有那么多的族际冲突?塞内加尔政府并无保护少数民族的政策,然而并没有出现人口多的族群压迫人口少的族群的情况,他们何以能和平共处?费伊教授指出,族群间的调侃关系(joking)是把不同族群凝聚在一起的关键所在。如何调侃?他举例说谢利尔族(Sereer)和狄奥勒族(Diola)在见面时会调侃说:“你是我的奴隶”、“你才是我的奴隶,我是你的国王”,调侃的主题涉及奴隶与主人,野蛮与文明,信仰有无等。同时,调侃也遵循一套规则,每个人都知道与哪些人之间可以调侃,哪些场合可以调侃。在塞内加尔,很多族群在传说中都有联盟关系,通过调侃这种方式,他们表明了两个人/两个族群间的友好关系。实际上,这种调侃关系是重构现实中的联盟关系。

从功能主义视角看来调侃关系,它有助于维持族群间的和谐相处,避免族际冲突。然而,费伊教授通过其在几内亚的对比研究发现,调侃关系实际上也有可能造成族际冲突和族群认同边界的形成,从而对经典人类学研究提出了批评和补充。具体来说,几内亚的波尔族在法国殖民者来到时被确立为占统治地位的族群,然而,在殖民者退出之后,其他族群对波尔族很有意见,认为他们是外来族群,禁止他们进入政府部门和享受其他族群平等的权力,造成了现在几内亚的族群冲突不断。因此,在波尔族和其他族群的调侃关系中,调侃关系就不是族际联盟的体现,而是被利用来凸现和更新权力的不对称性,是族群边界的标志,重构了当下的等级关系。因此,调侃关系能否发挥正向作用,要看其背后是否有正向的神话传说和文化传统在支撑它。

进入到互动环节,张小军教授以闽东划龙舟时仪式性打架为例,向费伊教授发问:现实中模拟冲突的情境是否是基于历史上真实冲突的情境,为了避免冲突,所以转化为这种仪式性的行为?费伊教授认为这是有可能的,但是由于非洲各族群缺少文字记载,只有神话传说,因而不可求证。其他同学还从情感人类学、儿童的社会化、调侃的边界、调侃与真实冲突的区分等方面与费伊教授进行了深刻的探讨。

除族际关系的研究外,费伊教授的研究方向还包括:儿童人类学,教育人类学,公共卫生,公共健康。他的田野地点遍布非洲多个国家,如塞内加尔、马里、尼日尔、布基纳法索、乍得、毛里塔尼亚、贝宁、马达加斯加。他曾在《非洲人口研究》、《人类学与健康》、《社会科学与健康》、《医学社会学》等杂志上发表论文数十篇,并为塞内加尔政府、日本国际合作署、国际红十字会、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世界卫生组织等提供数十篇研究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