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术前沿 > 内容
“清华简”新成果揭秘春秋时期郑国史
2016-04-21 08:48:33     任欢欢[     ]

      来源:北京日报 2016-4-18 任敏

       像美剧一样,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再推出新成果。上周六,《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陆)》公布,整理的5篇文献记录了春秋时期郑国、齐国、秦国和楚国的历史。其中《郑武夫人规孺子》揭示,郑武公曾在卫国居住3年,这段历史传世文献中均无记载,为后人研究郑国历史提供了新视角。《子产》一文则详述子产所作刑书的内涵与结构。

修正郑国东迁起始年限

  本次的5篇文献中,有3篇讲述郑国历史。其中《郑武夫人规孺子》简,提到了郑国的郑庄公。

  对于郑庄公,许多人是通过中学课文《郑伯克段于鄢》知道他的故事:郑庄公设计故意纵容其弟共叔段,共叔段欲夺国君之位,后被庄公讨伐。因怨其母(武姜)偏心其弟,郑庄公将之迁于颖地,后经人劝说后,与母重归于好。

  《郑武夫人规孺子》中的“孺子”即郑庄公,讲述郑国第二代国君郑武公逝世后,夫人武姜对她的儿子郑庄公进行规诫。当时,郑庄公仅13岁,武姜告诫他,三年之内不要亲理国事,要把朝政委托给大夫。她认为郑国的大夫们值得信任,如遇大事,庄公应与他们共同谋划。

  因生庄公时难产,武姜并不喜欢这个长子,联系《左传》中《郑伯克段于鄢》所记录的“过节”,本篇中武姜对儿子是否也隐含类似的感情,值得寻味。

  简文中还有一处重要史实,现有文献均未记载,“吾君(武公)限于大难之中,处于卫三年,不见其邦,亦不见其室。”这里是指,武公曾有三年不在他父亲建立的国家,而是居于卫国。

  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主任李学勤教授分析,根据现有文献推测,武公在卫国居住可能是在嗣位之初。

  听闻这段史实,北京师范大学晁福林教授很感兴趣,他在会上半开玩笑地说:“如果有文学家把郑国的历史改编成小说或影视剧,可能比《芈月传》还精彩。”

  《郑文公问太伯》则记录了郑国公族太伯规诫文公的言辞。

  李学勤指出,学界一般认为郑桓公早卒,郑国东迁实际是从第二代国君郑武公开始,而《郑文公问太伯》则明确记载郑桓公就已经“获函、訾”、“克郐”,开始东迁启疆的进程。在他看来,这一记载揭示了两周之际郑国开国的真实面貌,也将为春秋早期历史的研究带来新的突破。

填补春秋50年史料空白

  同为记录郑国历史,前两篇为纪事体,《子产》则是“论文”,它是关于郑国名臣子产道德修养及施政业绩的论说。全篇可分为十个小段,从圣君如何利民自勉,做到君民相互信任,讲到子产执政,如何“自胜立中”“助上牧民”。文章有较强的思想性,体现浓厚的儒家气息,可见孔子称子产为“古之遗爱”,确有渊源。

  子产系郑国名臣,他所作的刑书在春秋历史上具有非凡的改革意义,但目前人们对刑书的内涵和结构知之甚少。此篇简文中则有详细叙说,比如“乃肄三邦之令,以为郑令、野令,导之以教……”

  在此前公布的清华简《良臣》一篇,特别突出郑国的良臣,列举了“子产之师”和“子产之辅”。李学勤指出,清华简中有如此多的篇目内容涉及郑国,是否暗示这批文献是由郑国传入楚地,或者竹简作者与郑国有特殊关系,值得深思。

  《管仲》是一篇阐述治国之道的论文,与齐国历史有关,通篇以齐桓公与管仲问答的形式展开,共十二组问答。

  《子仪》记述秦、楚史事,讲述秦晋殽之战后,秦穆公汲取教训,为对抗晋国,转而谋求与南方的楚国联盟,释放长期囚禁在秦国的楚国重臣申公斗克(字子仪),举行隆重的典礼将其送回楚国,以此向楚成王示好。

  简文叙述的便是穆公送行时的种种情节,穆公和子仪的外交辞令多以诗歌和譬喻的形式,表达了秦楚勠力同心的合作意愿,这些语言也具有很高的文学价值。

  作为研究我国春秋历史的主要文献,《左传》记事的起点是公元前722年,而学界公认的春秋时期是从周平王动迁的公元前770年算起,期间相隔近50年鲜有记载,清华简第六辑即填补这段空白。

清华简整理预计还需10年

  4月1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来到清华大学考察工作。在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李学勤把新出版的《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陆)》一书赠送给总理,一起赠出的还有集清华简文字的《民心惟本,厥作惟叶》卷轴。

  “民心惟本,厥作惟叶”出自清华简《厚父》一篇,《厚父》为《尚书》佚篇,记录了周天子与夏代后人的对话,其字体系春秋时期的楚国文字。李学勤解释,“民心惟本”是说民心是政治的根本,民心的向背决定了政权兴替;“厥作惟叶”是指民心决定了社会的趋向和发展,所以要重视民情民意。

  前天,年事已高的李学勤身体不适,发布成果时在主席台上坐着,为此,他特意道歉,“这样做是很不礼貌的!”他透露,清华简第七辑已开始整理,其中有一篇名为《越公其事》,将揭示春秋时期吴越两国历史,也会涉及后世熟知的越王勾践卧薪尝胆之事。清华简一共约2500枚,目前还有三分之二有待整理,根据最新的评估,预计研究报告总共有16辑到17辑,预计还需10年才能整理完毕。

  10年,对于这位83岁的老人以及他的团队来说,任重而道远!

相关链接

清华简整理大事记

  清华简是指清华大学2008年7月入藏的一批战国竹简,竹简抄写年代为公元前305年左右,总数约为2500枚,内容是经史一类珍贵文献。当年,清华大学专门成立了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历史学家李学勤带领研究团队,对这批竹简开展系统整理与研究。

  ① 2010年12月,《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壹)》出版,这是清华简首批研究成果,共包含《尹至》《尹诰》等9篇文献。

  ② 2011年12月,《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贰)》出版,收入已经失传2300多年的历史著作《系年》,记录了从西周初年一直到战国前期的历史。

  ③ 2012年12月,《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叁)》出版,共收入6种8篇清华简文献,其中《傅说之命》三篇与东晋时期古文《尚书》中的《傅说之命》内容完全不同,由此证明东晋文人梅赜所献的孔传本古文《尚书》系伪造。

  ④ 2014年1月7日,《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肆)》公布,整理出《筮法》《别卦》和《算表》3篇文献。其中的《算表》距今已有2300多年历史,堪称最古老“计算器”,可计算乘法、除法以及开方,填补了我国先秦数学文献的空白。

  ⑤ 2015年4月9日,《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伍)》公布,共整理出六篇战国竹书,其中《厚父》《封许之命》《汤处于汤丘》《汤在啻门》《殷高宗问于三寿》等五篇竹书均为未见于传世文献的逸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