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熙春园•清华园建园300周年之四:

咸丰二年御笔题匾《清华园》

●校史研究室特约研究员 苗日新

  七、《省耕别墅》建在现化学馆北,道光朝东部叫涵德园西部叫春泽园

  嘉庆帝在位25年,至少有14年来过熙春园27次,为熙春园题御制诗41首。诗中告诉我们,他在熙春园增建的小型园林《省耕别墅》,“地与长春园淳化轩相近”。这表明“省耕别墅”在现化学馆北侧。它与长春园之如园仅一墙之隔。当1860年英法联军将长春园焚为灰烬时,是不会对近在咫尺的“省耕别墅”手下留情的。

  道光二年十二月十六日(1823年1月27日)皇帝在重华宫招待其三、四弟,说“吾弟惇亲王瑞亲王分封在迩”,并赋诗勉励曰:

  不是当年小酌年,西清世择永绵延。方开朱邸千春庆,共耀金枝两弟全。

  恭俭修身胥乐善,忠勤笃志望成贤。回思往事情何限,友爱相萦意暗牵。

  诗中“方开朱邸千春庆,共耀金枝两弟全”一句,表明是这年刚刚同时赐给三弟绵恺和四弟绵忻新别墅“朱邸”,亲王又称千岁爷,故曰“千春庆”。

  证实了1822年熙春园被一分为二,同时分别赐给了惇亲王绵恺和瑞亲王绵忻。

  道光二年至二十六年(1822-1846),东部熙春园的主人是嘉庆帝三子惇亲王绵恺(1795-1838)及其福晋。虽然嘉庆二十四年绵恺封为惇郡王。然而其一生表现却令宣宗大失所望。宣宗即位,绵恺进亲王。道光三年正月,命绵恺内廷行走,又因放纵自己的福晋(夫人)乘轿径入神武门,被停止此特权并罚俸五年;后道光帝奉太后命亲临绵恺府第,改为罚王俸三年。道光七年因为和太监张明得私相往来,并藏匿太监苑长青(京城著名净角)于王府。事发引道光帝大怒,而降绵恺为郡王。八年十月又复亲王。十三年五月,绵恺因议皇后丧礼,不恰当地引书“百姓如丧考妣,四海遏密八音”,而被退出内廷,并罚俸十年。道光十八年五月,民妇穆氏诉其夫穆齐贤为绵恺所囚,核实后再次被降为郡王,罢一切职任。绵恺曾任武英殿御书处事务、左右两翼宗学、镶黄旗都统、宗人府宗令、玉牒馆总裁。道光十八年十二月初四绵恺卒,后复亲王,道光帝曾亲往绵恺府邸奠祭。

  2007年7月笔者惊喜地发现了嘉庆皇孙、皇四子绵忻的独生子奕誌——西园主人所著《乐循理斋诗稿》(八卷,约300页)和《古欢堂诗稿》(诗一卷、词一卷、杂文二首)。同治八年(1869)出版的这些诗,记载着道光朝这里东部叫“涵德园”,西部叫“春泽园”。粗略估计共有诗词约千首,全部是在春泽园写的。被两代皇族尊为表率的天才诗人奕誌,是清华校园土地上的第二位文化名人,他出生并且病逝于春泽园(即后来的近春园)。

  道光二十六年以前,有八年时间涵德园收归内务府,无人居住。1844年诗人西园主人奕誌写了一首描绘清华园荷花池163年前园景的悲凉感怀诗《游涵德园有感(伯父惇恪亲王赐园)》:

  雨夜初收晓雾迷,垂杨袅袅草萋萋。苔荒故径无人到,花落空庭腾鸟啼。

  风景那堪悲往事,园林猶许觅新题。徘徊小立池塘曲,依旧西山一角低。

  道光二十六年把皇五子奕誴过继给绵恺,袭郡王;自1846年起,奕誴成为涵德园的新主人。无独有偶,2007年12月笔者又发现了嘉庆皇孙奕誴——东园主人所著咸丰二年出版的《藏修斋诗稿》四卷,内收作者1846至1851年所写涵德园园景诗等200余首。咸丰二年涵德园改称清华园,俗称“小五爷园”,以区别于道光五弟惠亲王绵愉的“五爷园”(燕园内的鸣鹤园)。道光末年,东园主人奕誴写荷花池的诗有20余首,有一首《荷风送香气》:

  夏日荷初放,微风送晚香。幽馨穿画槛,清气透文房。

  素扇堪迎馥,红衣若赠芳。有时和返照,青盖舞廻塘。

  道光二年至同治年间(1822-),春泽园(约在咸丰二年改称近春园)的主人是嘉庆帝四子瑞亲王绵忻(1805-1828)及其子和福晋。嘉庆帝驾崩时他仅15岁,极力拥戴其二哥绵宁(后改名旻宁,即后来的道光皇帝)即位。其一生表现称得上是中规蹈矩。道光三年,命在内廷行走。道光八年八月二十四日年仅23岁就死了。留下襁褓中的独子奕约,后更名奕誌,袭郡王,仍赐春泽园。道光三十年(1850)五月二十八日23岁的奕誌病卒。咸丰帝两次亲莅春泽园赐奠,并亲自撰书奕誌碑文。因此,过去说“四爷园”是道光四子奕詝(即后来的咸丰皇帝)的赐园是误传。

  奕誌无后,咸丰十年,帝令惇亲王奕誴把4岁的次子载漪过继给奕誌,袭贝勒。因此咸丰至同治年间近春园的主人应是绵忻福晋、奕誌福晋和嗣子载漪。这样,东部清华园和西部近春园的主人,就都是奕誴家的人了。

  八、咸丰二年御笔题匾《清华园》,五年殷兆镛受帝命书写楹联

  1846年至1889年,这43年涵德园•清华园的主人是奕誴(1831.7.23-1889)。他生于道光十一年六月十五日,卒于光绪十五年正月十九日,享年59岁。咸丰(文宗)元年奕誴19岁,帝命在内廷行走。奕誴屡以失礼受到遣责;因此咸丰五年三月,25岁时被降为贝勒,罢一切职任,去上书房读书。六年正月复惇郡王,八年五月由镶黄旗蒙古都统调任正黄旗满洲都统。十年(1860)正月31岁时晋封亲王。史学家对奕誴历来贬多褒少。说他不爱读书,酗酒,喜欢恶作剧,曾经把尿茶献给其老师。咸丰元年(1851),未满20岁的奕詝即位,封18岁的六弟奕为恭亲王,把曾为乾隆朝大学士的和珅私宅改赐给恭亲王奕,即今之恭王府。咸丰二年三月二日赐诗赐园赐匾《朗润园》给恭亲王。咸丰帝必然要对同岁的五弟郡王奕誴有所赏赐,于是给当时还称涵德园的园主人敦郡王奕誴题匾赐名《清华园》。挂匾庆典仪式很可能是咸丰二年四月四日和五日(1852年5 月23日星期日);据正在敦邸教书的大学士翁心存《知止斋日记》中说,这两天都是早晨6点半来园教书,上午10点半离开。因为“敦邸进班也”,“敦邸演礼去”;意即唱戏庆典。

  工字厅后那副精彩楹联,原作者是吴江名镇震泽人沈斌(广文),1746年题于扬州贺园的杏轩:

  槛外山光。历春夏秋冬。万千变幻。总非凡境。

  窗中云影。任南北东西。去来淡荡。洵是仙居。

  最早载于清乾隆六十(1795)年初刻版的《扬州画舫录》,作者李斗。道光二十(1840)年梁章钜撰《楹联丛话》,收录转载这副楹联时错了三个字。道光三十年正月殷兆镛从京城琉璃厂得到《楹联丛话》。从中抄录了楹联,也随该书,把“总”错为“都”,且也把“南北东西”颠倒了,变成:

  槛外山光历春夏秋冬万千变幻都非凡境。

  窗中云影任东西南北去来澹荡洵是仙居。

  咸丰五年50岁刚成为近臣的殷兆镛受帝命书写此楹联,六年皇上转赠给恢复郡王的奕誴。此后殷兆镛与奕誴交往更为密切,他一生在清华园题书最多,咸丰七年、八年和同治二年另题书15幅:刘松年画、李泌牛车图、赵松雪书菏珠赋、东坡梅花诗、书画禅小照、叶棣如画绣球花、分题饮中八仙图、题画秋海棠。园主人喜欢荷花、海棠和梅花,清华园里工字厅后有“荷花池”,而工字厅前院一直种植着海棠树,至今依然,这并非偶然。

  咸丰十年(1860)奕誴31岁,其六子、七子出生,是皇帝命的名。显然奕誴有多个福晋,共生有八子:长子载濂、次子载漪、三子载澜、四子载瀛、五子载津(以上五子有爵位)、六子载泩、七子载浵、八子(名不详)。他们都曾是清华园的小主人。咸丰十年八月八日(1860年9月22日星期六),英法联军侵入北京前夕,奕誴携家带口随着贪女色吸鸦片,弃国门于不顾的咸丰皇帝,狼狈不堪地逃往承德避暑山庄,连“御膳及铺盖、帐篷俱未带。” 光绪十五年正月奕誴死后,光绪帝奉慈禧命亲临奕誴府邸赐奠。清华园转赐其长子载濂。

2008年06月20日 12:59:06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