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熙春园•清华园建园300周年之二:

永恩寺的碑文也是熙春园的建园碑文

●校史研究室特约研究员 苗日新

  三、永恩寺的碑文也是熙春园的建园碑文

  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皇帝诏准七位年长皇子在畅春园周围同时建房,胤祉选址于“水磨闸东南”,即水磨村的东南——今清华大学校园。清华二校门内有两棵古柏,原是“永恩寺”遗迹。2006年笔者发现陈梦雷代胤祉《拟永恩寺碑文》。《碑文》彻底揭开了熙春园300年前初建的缘由和永恩寺的来历。胤祉(1677—1732)在《碑文》中说:“丁亥之冬,以扈跸畅春,故构别墅于畅春之东北。”“偶过其东,有旧寺题永恩……余因奏请于皇父,既得俞旨,乃拓寺之规制。仍旧其名。”这就是说,扩建永恩寺的碑文又是熙春园的建园碑文。胤祉的别墅不仅充分利用了明朝遗留的山形水系,还利用了荒废的明贵戚园林。于是,就在1707年(康熙四十六年)3月开工,12月13日(康熙帝首次来园进宴)初步建成了。

  四、康熙朝的熙春园的地位超越圆明园

  2006年7月笔者发现《钦定四库全书》《万寿盛典初集》卷五十四记载,在康熙五十二年三月十八日皇帝生日朝贺之前,“十三日,诸皇子设宴于皇三子花园,皇上临幸,是日诸皇子作斑衣戏彩之舞称觞献寿。” 来园祝寿的满16岁的十三位皇子是:诚亲王(胤祉)、雍亲王(胤禛)、恒亲王(胤祺)、淳郡王(胤佑)、八贝勒(胤禩)、九贝子(胤禟)、敦郡王(胤礻我)、十二贝子(胤祹)、皇十三子(胤祥)、十四贝子(胤禵)、皇十五子(胤禑)、皇十六子(胤禄)、皇十七子(胤礼)。这是首次发现后来是雍正帝的胤禛也曾到过熙春园的文字记载。

  赶巧的是,当笔者为清华大学96年校庆撰文《纪念熙春园(清华园)建园300周年》时,2007年4月29日校庆日正逢农历三月十三日,即恰好是康熙皇帝294年前来熙春园过60大寿的那一天。清华学子都亲身感受了清华园阳光明媚的“熙春”。

  雍正和乾隆朝一切官方书刊包括《四库全书》,有意全都删除了皇三子花园在哪儿的记载。2006年8月26日笔者在陈梦雷撰《松鹤山房诗集》卷七发现一首七言诗,诗题赫然写着《癸巳年六十万寿驾幸熙春园诸王侍宴,恭纪》。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惟一确证皇三子胤祉花园就是熙春园的文字记载,在盛筵上康熙帝命名此园为“熙春园”;六十年甲子一轮回,喻意玄烨生命的又一春。康熙帝莅临熙春园共10次,在他人生最后的10年里,9年接受了祝寿。其中,7年(8次)都在熙春园过寿。玄烨为熙春园总共题匾额5块:“制节谨度”、“竹轩”、“谦受益”、“主善斋”和“熙春(1713年题)”。因此,说“水木清华”是康熙御笔是没有任何根据的误传。而玄烨莅临圆明园仅5次,其中两次去过寿,一次是祖孙三代在圆明园牡丹台共赏牡丹。玄烨为圆明园题匾额仅2块:“五福堂”和“圆明”。凸显出在康熙朝胤祉和熙春园在诸皇子及其别墅中的独特地位。

  鲜为人知的《熙春》园匾为康熙御笔,有诗为证。乾隆帝题《主善斋(今校长办公室)》诗曰:“书斋颜主善,仁祖昔年题”,而故意隐瞒了工字殿《熙春》园匾,其子嘉庆帝在《熙春园观麦》等三首诗中说出了真相:“园额《熙春》复道通”,“名园百余年,《熙春》仁祖额”;“境额《熙春》千亩举,轩同淳化四方宣”。而世人皆知的《圆明》园匾,至今没有任何文字史料能说出其题写日期和地点,其中的奥秘是《圆明》园匾比《熙春》园匾题得晚。

 

2008年06月17日 11:18:50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