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幼教之父”陈鹤琴:幼儿教育是一切教育的基础

“我爱儿童,儿童也爱我。”中国现代幼儿教育事业的奠基人、清华老校友陈鹤琴先生在1982年临终前曾写下这九个字。时隔30多年,每当谈起中国的儿童教育,我们依旧不能忘却这位清华老学长曾作出的重要贡献。

“我得着了不少有用的知识,认识了许多知己的朋友,还获得了一点服务社会的经验,立下了爱国爱人的坚强基础。”陈鹤琴1892年出生于浙江,虽然自幼家境贫苦,但他从小热爱读书,于1911年考入清华学堂高等科。当时清华尚未改办大学,陈鹤琴在清华就读三年后毕业。陈鹤琴后来回忆起三年的清华时光,除了知识与知己外,他还提到那时在心里埋下的“服务社会、爱国爱人”的种子。

1914年,陈鹤琴考取奖学金赴美留学,原本想要学医的他经过反复思考后决定改学教育。在他看来,要挽救贫穷的祖国,必须从教育人做起,而儿童是祖国的未来,儿童教育是国民教育的基础。“为人类服务,为国家尽瘁,将自己一生都献身中国的教育事业。”——他在清华时埋下的想法,逐渐成长为一个宏大的志愿。

五年后,获得哥伦比亚大学硕士学位和教师资格证书的陈鹤琴毅然放弃了国外的优越生活,回到南京高等师范学校任教,继续自己教育救国的理想。但他的理想并不止于教授理论知识,十分重视实验精神的他认为,要实地去了解儿童、研究儿童,才能使儿童教育科学化。儿子陈一鸣的出生使他的教育实践有了新的突破。他以自己的儿子为实验与研究儿童心理的对象,对其从出生起的身心发展进行了长达808天的连续跟踪观察。

陈鹤琴将观察、实验结果分类记载,文字和照片积累了十余本,从中总结出儿童心理的特点与规律,撰写了《儿童研究纲要》一书,在课堂上讲授儿童心理学课程。随后又写出《儿童心理之研究》与《家庭教育》两本书,前者是我国儿童心理学的第一本开拓性著作,为儿童教育的科学化奠定了基础,后者提出了儿童家庭教育的101条原则。

1923年秋,陈鹤琴在自家的客厅里办起了中国第一所实验幼稚园——南京鼓楼幼稚园,这也是我国的第一个中国化、科学化的幼儿教育实践中心。深知教师职业重要性的他,在抗日战争纷飞的战火里,又排除万难在江西泰和创办了我国第一所公立幼稚师范学校。正如当年的心愿,陈鹤琴将一生奉献给了中国的儿童教育,因为他深知:幼儿教育是一切教育的基础,它的功用,实在关系于儿童终身的事业与幸福,推而广之,关系于国家社会。

    供稿
    映像设计组

     

    创意
    映像设计组

     

    文字
    冯婉婷

     

    图片
    任左莉

     

    编审
    卢小兵、程曦
    张歌明、张莉

     

    栏目统筹
    程曦

     

    编辑
    高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