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学培养 > 本科生培养 > 内容

年度人物高晨曦 | 神不为者,人为之

原创 2016-01-05 高晨曦 清华大学清新时报 清华大学清新时报

高晨曦,社科学院2012级本科生,发表独立专著《全球化与国际垄断资本》,曾参与日本左翼的反安保示威游行。他的唯一目的,是为了人类解放。

编者按:
2015年清华大学本科生特等奖学金答辩会上,社科学院2012级本科生高晨曦以《社会科学的责任》为题,进行了自我陈述。

他提到:“理想在遥不可及的彼岸,正因路途无比艰险才值得挑战。我们付出一点努力和牺牲,都让后人离理想更近一步。我相信,这是社会科学的责任,是马克思主义的责任。它是我进入清华大学的目的,更是我身为清华人的责任。”

曾经的国际社会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21世纪是和平与发展的世纪。而当世纪末的人们满怀对安宁与幸福的憧憬走进21世纪,走进2015年时,即便是靠精神鸦片活在失乐园的人们,也为理想与现实的差距感到沮丧。

延续至今年的叙利亚内战、利比亚内战和也门内战,年初爆发的乌克兰内战,硝烟未尽的伊拉克、阿富汗和非洲沃土上的流血冲突,仅大规模军事冲突就爆发了4场。朝韩关系恶化、中韩俄日越非岛屿争端、俄欧制裁与反制裁……

围绕俄罗斯军机击落事件,新一轮俄土战争的魅影飘荡在近东上空;安倍内阁强行通过战争法案,解禁集体自卫权;而与此同时,世界的噩梦出现了——ISIS。巴黎连续恐怖袭击、加州连环枪击、新疆恐怖袭击……笼罩在全球的恐怖主义梦魇再次举起了死神的镰刀。
世界并不太平。

以希腊大选为契机,欧洲债务危机重燃;石油价格崩盘下,欧佩克成员国焦头烂额;美联储加息阴影中,新兴国家遭遇资金地震……自2008年危机以来,人们翘首以盼的经济复苏不仅没有到来,通缩和停滞,罢工与抗议,地区经济联盟的解体危机与深刻的环境问题就粉墨登场。

一边高呼着经济发展的人们却发现,另一边,不仅自己的劳动时间没有丝毫缩短,收入差距也不减反增,破坏环境所取得的不过是更加牢固的剥削枷锁。

世界并不美好。

这一切,都是因为世纪初,在自己供奉的人世间的“神明”的诱惑下,人们打开了新自由主义的潘多拉魔盒。

他们嚷嚷着,不够不够,还不够,让这祸水洒遍人间吧,纵欲是自由,欺压是勤劳,杀戮是秩序,谎言是真实,充盈吧,充盈吧,它将带来救赎与天堂,它将带来和平与发展!我主在天,人世一片安详。

当人们从“众神”之“恩惠”的陶醉中清醒过来时,他们恍然发现,迄今为止的“和平”不过是建立在大国霸权上的和平,不过是建立在少数人维护自己统治地位的和平;迄今为止的“发展”是贫富分化下的发展,是牺牲环境的发展,是牺牲落后和弱小国家的发展,是牺牲多数人长远利益的发展。

当人们惊觉自由市场之神给予它们的神话,竟然真的是“神”话时,他们才发现,新自由主义的每一条纲领,都清楚地写着:we EAT you, we KILL you, we FOOL you!

人民愤怒了,愤怒的人们开始反击。阿特拉斯的统治阶级耸耸肩,嘲笑着自不量力的蝼蚁们挑战人世间之神的蠢行如飞蛾扑火。一切都是那么必然。然而,“神灵”们却在三条战线全部遭到了挫败:民族主义,民主主义,社会主义。

在民族主义上,新自由主义一手构建的国家秩序被从内外两个方面摧毁,一边是他们为争夺全球市场亲手召唤的恶魔——极端恐怖主义,而另一边则是对“体制内”的边缘国肆无忌惮的倾销激发的反抗——欧洲反紧缩联盟、极右政党和民族主义政党的崛起。长期表演着颜色革命和贸易霸权两个魔术的新自由主义,已经渐渐力不从心,他们自己创造出的武器,已经开始对准他们自己。以国家间不平等维系的政治经济霸权之墙已经松动。

在民主主义上,新自由主义被自己创造的资产阶级民主逼上了绝路。此前的主要资产阶级政党一贯对民众用脚投票不痛不痒,这次却被击中了阿喀琉斯之踵——希腊的Syriza(极左翼联盟)、西班牙的Podemos(我们行)、英国的新生工党等让玩惯了民主把戏的新自由主义者们玩走了火。另一边,美国同性恋平权法案的通过、日本反安保全国抗议和性别歧视法案的违宪判决,正在发达国家内部掀起新一波民主平权运动。


在社会主义上,这个被新自由主义无数次宣传已经“彻底打倒”的幽灵还正在被继续“彻底打倒”。在葡萄牙,共产党参加的左翼联合政府对紧缩政策说不;在西班牙,托马斯?皮凯蒂参与下的极左翼政党“我们行”将对欧盟的不公宣判;在英国,“马克思主义的老爷爷”科尔宾带着人民取消新自由主义政策的期望当选工党领袖;在日本,坚决反对上调消费税和战争法案的日本共产党成倍跃进的“北方逆风”还在继续。他们活跃在不同的舞台上,但他们的共同目标只有一个:人人平等的理想社会。

世界并不太平,因为谎言遭到了戳穿;世界并不美好,因此十分美丽。这样的世界送走了2015年,迎来了2016年。

再见,新自由主义与谎言;你好,平等与理想。

站在新一年黎明前的人们,对阿特拉斯山顶另一端的神明们高呼着:神不为者,人为之。


后记:

对于为何在把自己的唯一目的定位为“人类解放”,高晨曦给出了如下回答:

“这是我们马克思主义者的最高理想,当然合适于清华这个最高的平台,而且这个最高理想也是清华学生有能力且应该去实现的。作为一位就快毕业的人,我希望把这句话留给还没有确定自己将来规划的同学,在他们选择自己未来道路时,不应忘记自己身为清华人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