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王元辰和舒彦博人物专访:走进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

勇敢说“你好”

联合国给王元辰的第一印象是热情与友善,在这里,即使是同乘一部电梯的“陌生人”也会热情地互相问好,甚至进行简短的交谈,与中国人普遍的内敛的待人处事风格有很大不同。在这里,放下羞涩,自信热情地向别人说“你好”是她的第一项文化挑战,也是第一个成就。得体的问好不仅是礼仪的体现,更是在职场上成熟自信的名片。

不过,不久元辰就发现,能够向“陌生人”问好,只是联合国基本社交礼仪的第一步。除此之外,还要主动积极地与别人沟通。在联合国,早餐、午餐、午后咖啡、周末酒吧聚会、各种社团等等都是良好的社交机会。王元辰也尽量抓住这些机会,积极地去参加实习生聚会,主动与同事约午餐或咖啡进行交流,在联合国酒吧里与陌生同事破冰聊天。通过这些交流与沟通,她不仅认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了解了更多精彩的世界与故事,还收获了许多的工作经验,听到了对环保问题深刻独到的见解。比如,在一次午餐中,王元辰与主管谈到了关于中国参与全球治理的问题,主管对中国应该加强利用多边平台的见解使她获益匪浅。在联合国非工作场合中,“等级”的概念远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强烈。哪怕只是实习生,只要你有想法,都可以直接与部门的主管进行沟通。联合国的资源很多,主动、勇敢,才能得到更多机会。作为实习的学生,与同事的交流可以开阔视野,碰撞思想的火花;而作为联合国的职员,良好的社交不仅可以使自己的职业上升通道更加顺畅,更可以让你有能力连接整合不同的资源,在项目进行与问题解决中,发挥重大作用。

王元辰说,许多同事曾表示,中国人非常能干,但很腼腆。王元辰觉得,这或许是由于语言差异,或许是由于传统文化的差异造成的。不过,语言可以训练,腼腆可以克服,社交能力说到底是“胆商”,“智商”与“情商”的综合体现。有“胆商”才能开口,有“智商”才能聊得下去,有“情商”才能聊得开心。总而言之,向胆怯说Bye,才能自信说Hi,才能更快消除文化障碍,更快地让自己融入联合国这个多元的大家庭。

 

红日之升,梦想伊始

在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O)实习期间,王元辰主要从事“从摇篮到摇篮”中国无土栽培项目的前期开发工作。同时,她也参与了中国医疗废弃物处置、中国消除HBCD行动计划、水泥窑协同处置等项目的开发与跟进工作。除了项目工作外,她还参加了联合国的研讨会,比如性别平等主题的研讨会、汞主题的培训会等。她的主管与同事也给予了她耐心的指导与巨大的帮助,使她加深了对循环经济的理解,并对全球环境基金的项目管理模式有了系统的认识。比如,她的主管一步一步推进,亲自指导她与舒彦博同学进行项目开发,并系统讲解项目开发的框架;她的同事也毫无保留地将自己多年项目开发体会到的经验与她分享,并愿意信任她,交给她完成一些有挑战性的工作;她在项目开发过程中,也幸运地得到了UNIDO经验丰富的外专的指导。

项目的开发工作也使她认识到大学里学到的知识与现实问题之间的差异。大学里接触的更多是理论化的知识,几个完美的假设,现成的数据,让你学会应用某种工具;做研究则是要破解最前沿的问题,创新突破是关键,成本、效益等因素往往是被忽略的。而项目的开发则是要把某种成熟的技术运用到一个区域,加以因地制宜的改造,来解决当地的问题,这就要求你考虑社会、经济、环境等等全方位的问题。比如说,要想在中国某地实施无土栽培项目,不但要考虑技术的可行性、环境的影响,还要考虑新技术对于当地传统农民就业的影响,这就需要我们对于当地情况有更深的认识与了解。她也感受到,虽然国际班的同学未来的目标是要成为国际化的环境管理人才,但是对基层情况的了解同样不可或缺。

而且,你开发的项目很可能不属于你的专业,这就需要通过文献调研或考察更清晰地了解问题。这不但需要你有项目开发的宏观思路,明确应从哪几方面入手调研,还需要你具有批判性思维,理性客观地分析对方提供的信息是否准确,比如,资金的链条是否真正闭环,全生命周期考虑是否真正降低了环境影响等等。项目开发者时刻保持质疑的态度与独立的思考,才能在繁杂的信息中找出问题的实质,开发出可持续的项目。

这次实习不仅极大地开阔了王元辰的眼界,让她亲身体验到国际组织的工作氛围,更使她在联合国的高标准严要求下提升了综合能力,坚定了为世界可持续发展事业贡献力量的理想。在实习期间,王元辰每天不到6点就会起床,她喜欢在上班前望着维也纳初升的太阳。她也觉得全球环境国际班的同学们就像这充满希望的朝阳,自强不息地追求着绿色理想。红日初升,其道大光。她也相信未来全球环境国际班一定会有许多同学走进国际组织,为崇高的事业而奋斗;中国也一定会在国际治理上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携手各国共同促进全人类的和平与发展。

 

实习,不只是实践与学习

在UNIDO实习期间,舒彦博经常被当作硕士生。他认为这说明了几个问题:其一,来到UNIDO的实习生,多已是硕士在读、甚至硕士毕业,带着明确的职业目的来参加实习,同事们按常理推测出的答案也不足为奇;其二,在国际班的本科学习让学生比较早而充分地接触到了类似于国外职业导向硕士项目中教授的环境管理、实践知识,在工作中展现了相应的知识和能力。

被当作硕士生的经历也促使他思考来到UNIDO实习的意义,身边的同事也常常问起他这次实习的收获。舒彦博说,在大二学年暑假的实习中,同学们多以老师称呼负责指导的单位领导,此次在UNIDO也没有例外。但是如果站在指导老师的角度考虑,可能是多年来第一次被实习生称作老师而不是主任。从一个称呼中,体现的是我们来到UNIDO的身份和目的。国际班的学生对自己严格要求,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学生的身份而对工作有懈怠,但在对工作的认识、与领导和同事关系的营造上,终究与那些甘愿加班加点工作,期待着实习合同结束时听到领导一句“欢迎以后回到我们单位”的求职学生是不同的。

舒彦博认为,学校支持学生在本科期间来到国际组织进行实践式学习,对学生来说是难遇的良机。倘若能在学习的过程中,积极地从“求职者”的角度自我考察,体会自己与工作岗位上的专业人士的差距;在全方面虚心学习的同时,也努力让自己能在某一项即便是很小的业务上独当一面,融入工作团队,一次实习的收获会变得更加全面、立体。舒彦博期待之后参加国际组织实习的同学,能充分利用自己的多元身份,收获一定比仅仅作为“学生”要丰富许多。

 

珍惜机会,准备贵在平时

此次来到UNIDO实习,舒彦博非常从容,因为这既不是他第一次来到欧洲、也不是他第一次在海外参加实习。没有陌生的语言、习惯、文化,即使初来乍到,他也能迅速把精力集中到工作本身,充分利用两个月的实习时间。舒彦博特别感谢全球环境国际班全力支持学生参加海外交流活动,让同学们在很早的时候就能切身体会、适应文化差异,为以后能够顺利完成更深层次的海外实习、学术交流等打下良好的基础。第二外语的学习对同学们的帮助也很大,从课堂中学到的语言、文化知识是在国外生活情景中的润滑剂,往往在一些小事中发挥不小的作用。

舒彦博认为,虽然以上种种都不在大学的分数评价体系之中,益处却是非常大的。把它们放入全球环境国际班培养计划中体现了老师们的精心设计、良苦用心。准备贵在平时,完成培养计划,做好平时的积累,面临考验之时就会发现自己的进步与不同。

 

谁将勾画世界的蓝图

在UNIDO的工作也让舒彦博近距离观察到了国际合作的一些模式。UNIDO是促进和加速发展中国家以及处于产业转型发展国家的经济,并且促进国际工业合作的联合国专门机构,中国与其有紧密的合作关系。中国“一带一路”和国际产能合作战略包含基础设施、工业发展、能源减贫等内容,与UNIDO工作推进方向高度契合。中国自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得到包括UNIDO的广泛积极响应。中国在继续扩大全球影响力的过程中,必然需要了解游戏规则,充分利用多边合作机制,为对外援助赋予合法性,与联合国等国际机构合作共赢。

舒彦博在实习过程中,也感受到了中国对通过联合国系统促进国际合作的重视。国家实力是发言权的保障,然而硬实力不会自己携着影响力、公信力登门拜访。参与、主导国际组织是提升中国在世界舞台中地位的一环。在他的实习即将结束之时,UNIDO又迎接到了三位来自中国的JPO(Junior Professional Officer),他们将在UNIDO以正式职员同等的身份开展为期两年的工作,并有机会成为正式职员,这样的规模在UNIDO历史上属首次。可以预见,一片可以让国人施展拳脚的天地正在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