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师者】回忆我的老师顾夏声先生

顾夏声先生

2012年3月的一天,我收到学院一位同学的来信,要求我写一篇我的导师顾夏声先生的稿子。这次约稿让我想起了和先生有关的一些点滴。

每年年初三或者初四,我会去给老师拜年。但今年的这天我却收到通知,老师被送到了重症监护室。我赶到医院时,老师浑身插着管子。因为用了镇定剂的缘故,他一直在熟睡。我静静地守在他身边,看着他削瘦的脸庞和凌乱的白发,如果不是因为熟识多年,我可能看不出这位老人和普通老人有什么区别。但就是这位身材瘦的、脚有点儿跛的老人,把我从一个专业上几乎空白的人引入到现在的学术殿堂。

我进入顾先生的门下,是1997年的9月。那时老师已经79岁高龄,已经3年没有招收博士生。我刚结束本科的学习,还是个毛躁的小姑娘。进校后,就要填一堆表格,还要老师签字。我拿着那堆表就去找老师。老师那时候白内障已经比较严重,戴着老花镜还需要放大镜的帮助才能看东西。老师就拿着放大镜一个字、一个字地看。因为视力不好,老师写的字很大。从那时开始,我要求自己更仔细。

顾先生是我专业的引路人,也是我专业基础和工作作风的培养人。我在读博期间发表的论文和学位论文老师都亲笔改过。他改一遍,给我,我再改,然后再交给他,他再改。总是要这样改很多遍,直到他满意为止。但是我注意到,顾先生很尊重学生,即使是刚本科毕业的我。他从来不批评我哪里写得不好,只是帮我改,告诉我为什么这么改。记得老师总用铅笔改,从来不用红笔。我的学位论文先后写了8个月,老师改了7、8遍。那时他已经是83岁高龄。在顾先生那里,我逐渐成长起来,也逐渐和师兄、师姐们一样,学习到了踏实工作、勤奋工作和严谨求实的作风。

我给老师做了4年半秘书,比较了解他的生活和身体状况。他的衣衫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样式,而且早已洗得发白。他生活简单到不能再简单,只是每天必须要服用内科、骨科等很多种药。但每次见到我,他都会问工作怎么样,我父母怎么样。我的老师用言传身教告诉我们,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就是这样的老人,这样的教育,让我终生受益。

我永远也忘记不了老师拿着放大镜逐字逐句阅读的样子!永远忘记不了老师坐在那个常坐的单人沙发上拿着放大镜给我讲解的样子!老师永远活在我的心里!(文/环境学院副教授 吴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