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毕业十年】蒋靖坤:为理想而坚守,因奉献而快乐

学生记者 黄菁娇

图为蒋靖坤近照。

蒋靖坤,1998年考入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原环境科学与工程系),先后于2002和2004年获得环境科学与工程系本科和硕士学位,随后前往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能源环境与化学工程系攻读博士学位,2008年获得博士学位,后在明尼苏达大学机械工程系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现任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大气污染控制教研所副教授,负责气溶胶力学研究生课程的教学;研究的领域包括:气溶胶测量仪器的开发、大气颗粒物研究、气溶胶科学与技术、区域大气复合污染控制、环境纳米技术和纳米毒理学。

独钟环境

回忆起高考之后填报志愿的场景,蒋靖坤说:“在当时信息相对闭塞的年代,虽然我对环境科学与工程这个学科了解的比较少,但是基于仅有的了解和好奇心,觉得这个学科将来会有长远的发展,所以当时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环境作为第一志愿。”蒋靖坤在本科起步阶段对自己的专业方向还没有明确的定位,但随着专业知识的丰富,接触到的环境科学知识越来越具体,这不仅激发了他在这个领域的更大的兴趣,同时帮助他建立了投身于环境科学学术研究的志向。蒋靖坤在郝吉明院士的大气污染控制工程课程上第一次系统地接触到大气污染问题。“越小的颗粒物,表面会附着越多有毒有害物质,如汞、铅等重金属等。”他饶有兴致地解释。大气污染控制工程的课程让蒋靖坤开始了解大气污染过程,并在兴趣的引导下从此开始了他在这个方向上的学术研究旅程。

蒋靖坤说,他在华盛顿大学能源环境与化学工程专业学习的经历,让他深刻体会到环境学科是一项跨领域的综合性学科。他从事的围绕气溶胶(悬浮在气体中的固体或液体颗粒物)的课题研究涉及了包括环境、机械、化学、物理、材料和生物等多门学科的知识。蒋靖坤说:“我通常不会狭隘地把自己限制在环境学科里,因为这个学科本身涉及到方方面面的知识。能将不同学科专业知识有机地融合在一起,进而解决环境相关问题,在摸索中探求环境科学的奥秘是一项颇有成就感的工作。如果我能在学术研究中为周围的生态环境做出贡献,那么这就是最令我自豪的事情了。”

坚守科研

蒋靖坤回忆,在美国一般博士毕业后有两条路可选,做博士后继续科研道路或者进入工业界工作。但是在他的心里,他没有二想,毅然地选择了继续投身科研。蒋靖坤兴致勃勃地谈论着做科研:“我做学生的时候就很喜欢动手,在大学的自由度很高,有时间时我会充分的折腾不同的实验设备 。这成了我之后做科研的基础。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而研究环境学科最重要的是要循序渐进。研究大气问题尤其需要。工业发展在方便人们生活的同时,对大气环境造成了污染,但是在发展初期人类并未充分意识到它对环境的负面影响。这就需要环境工作者努力减少工业发展对环境的破坏,最终恢复生态环境的良好状况。”

蒋靖坤目前的研究课题主要包括大气污染物测量仪器的开发与大气监测、大气颗粒物的转化过程、如何去除颗粒物及其对人体健康的影响等。蒋靖坤的专业方向之一就是利用新型测量技术研究大气颗粒物的形成、转化、影响和去除过程。目前在该领域有很多技术尚待开发,对大气中的污染过程需要更多深入研究,但是目前最大的障碍是缺少高技术水平的测量仪器。如果能精确测量大气颗粒物(例如PM2.5)并进行进一步分析,必将在治理和控制复合大气污染这个艰巨道路上迈出巨大的一步,进而造福社会。

就是这个想造福社会,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的信念,一直支持着蒋靖坤在科研的道路上坚定不移。

踏实为学

在研究生课程教学上,蒋靖坤认为,现在的学生自由度高,选择面广,课外活动丰富,但这也会导致大家花在学习上的时间精力变少。蒋靖坤建议,作为学生,仍应以学习为主。大学里面不同课程传授的知识就像很多块砖,学生应该积极思考如何把这些砖筑成一座房子,而每个人希望筑的房子肯定是不一样的。

采访手记:蒋靖坤为人和蔼亲切,与他的谈话轻松自如。三十岁出头的他精力旺盛,对科研一颗红心。席间,他时时强调学习的兴趣与做学问的意义。他说,在自己的兴趣推动下学习知识,掌握某项本领并将之投入到实际生活中,以此来服务人民、回馈社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在考虑职业问题时,应该秉持着为社会做贡献的原则。环境学科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它并不是纯学术性研究,任何一个环境保护新技术的开发运用都有可能造福百姓,回馈社会。

他说,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首先要有坚定的意志和明确的目标。时下人们总是习惯以投资回报率来衡量一个职业的价值,往往容易忽略掉工作背后的真正意义。当乱花渐欲迷人眼,厘清我们纷繁的欲望,坚守理想是最好的选择。

编辑  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