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携笔从戎,青春无悔 ——记清华大学第一位研究生志愿兵李敦柱

李敦柱,一听名字就有一种敦实厚重的感觉,人如其名,他看上去深沉稳重,而实际上他却是今年研究生新生中年纪较小的一位。这个出生于1989年的安徽男孩,在这个冬天给了我们最强烈的信念和最震撼的决定。

2010年夏天,李敦柱本科毕业,带着自豪和父母的期待考入清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攻读硕士研究生。2010年冬天,他选择与六名本科同学一道,告别熟悉的清华园,穿上一身国防绿,到部队当一名平凡的志愿兵。就在12月8日,他收到了“应征入伍通知书”,成为清华大学2005年开展征兵工作以来第一个应征入伍的研究生。

勇于拼搏、心怀国家的热血男儿

与李敦柱的接触不多,他为人低调,最多的印象是他在篮球场上风驰电掣、勇猛突破的场景。记得环境系篮球联赛半决赛的那场比赛,对手经验丰富高大强壮,李敦柱所在的环研六班上半场一度落后,但是环研六班并没有因此放弃,李敦柱看准机会连续突破,极大地带动了全队士气,最终环研六班力挽狂澜,反败为胜,而李敦柱拿下了那场比赛的最高分。从此,大家记住了这个戴着黑框眼镜、敢拼敢抢的热血男儿,记住了这个表面看起来显“老”、实际年龄最小的男子汉。

李敦柱的一腔热血不仅仅体现在运动场上,更体现在简简单单的日常生活中。政治和军事是他最关心的方面,国家的安危与发展是他最关心的问题。他关注艾滋病问题,在“社会主义与当代世界”课上和老师讨论,求证中国的HIV携带人数;他关注军事发展,在寝室和同学探讨美韩、美日军演这些最新的军事新闻;他关心国防建设,他说:“我们国家的国防建设其实滞后很久,目前存在着许多问题,我们需要整合资源,培养真正的能战之士,建立一支中国自己的国防队伍。”言谈举止间,我们看到的是他对祖国辉煌成就背后的隐隐担忧,看到的是他这个年纪思考问题时少有的深度。同学眼中的李敦柱是一个有毅力、很勤奋的人。开学伊始,自习室里就出现了他的身影;晨读小组,每天坚持按时起床,从未耽搁。虽然他开玩笑说是为了避免“请客”,但是我们还是能感觉出他身上那种坚持不懈的可贵品质。

携笔从戎,去军营锻练成长

清华,是多少莘莘学子梦寐以求的地方,在平坦的前程面前,李敦柱却做出了一个令人叹服的决定——携笔从戎,参军入伍!面对很多人的疑问,李敦柱说:“我想当兵已经很长时间了。”作为一名普通的清华学生,他的这句话着实让同龄人感到震撼。当问及他为什么做出这样的选择时,李敦柱说想法很简单:“每个人都有梦想,为了梦想而奋斗直至实现它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过程。清华可以说是我家庭的梦想,而当兵才是我自己从小的梦想,我去当兵并不是放弃学业,而是携笔从戎,去军营锻炼成长,现在有这样一个机会可以同时实现两个梦想,何乐而不为呢?一个真正的男人,如果在有机会当兵的时候却不当,我想他会后悔一辈子。”

当问及军营对他的吸引力时,李敦柱说:“军营不仅在身体上可以给人很强的锤炼,更重要的是可以磨砺人的意志。我们这代人太温文尔雅,有毅力的人不多,我去军营就是想在艰苦的环境中继续磨练自己,成为一名真正的兵。”

两年的军旅生活必定会中断研究生学业,而且两年的时间里没有假期,对此李敦柱的父母开始是反对的,所谓“儿行千里母担忧”,母亲更多的是担心儿子的安全,未来的就职。李敦柱这样跟父母说:“两年很短,不会影响以后工作,我保证不会落下学业。而且从长远看,参军不仅锻炼强健体魄,还会磨练出坚强意志,我能一生受用。”最终,父母理解了儿子的选择,支持他去走“自己的路”。

李敦柱此次选择的是去内蒙古满洲里戍边,他觉得戍边者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兵,他说最理想的军营生活就是每天扛枪在边防线上巡逻,然后有时间可以深入地学习理论知识,反思自己的人生。但是在军营,任何事情都是有规范有安排的,入伍之后很可能会有诸多不适应,对于如何调整自己的身心状态、尽快融入军旅生活,李敦柱也做了冷静的思考。他说:“肯定会有一个适应过程,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只要想到自己身上还镌刻着‘清华人’这样一个特殊的印记,便觉得肩上已经承担着不一样的责任。”他表示一定会坚定信念,勇往直前,展现出清华人的风采。

青春无悔,用行动诠释“清华人”

即将离开清华,李敦柱对母校的留恋之情溢于言表,当问到他就此离开有什么遗憾时,他说:“唯一的遗憾就是要错过母校的百年华诞了,但是我相信:林海雪原,碧海长空,我的心会和母校的心一起跳动。”

临行之前,李敦柱同学不忘表达对老师和同学们的感激之情。他说:“半年来,清华‘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校训和‘行胜于言’的校风深深影响了我,环境系对我来说更有着特殊意义,环境系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兄弟姐妹们的深情厚谊我都记在心里。到军营后,我会时刻记得自己是一位清华人,是一位环境人,我会用实际行动诠释‘清华人’,希望自己不会辜负大家的期望,也祝愿大家科研顺利,身体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