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投身环境,彰显价值——环境系1983级校友丁琼访谈纪实

丁琼校友简介:

丁琼,女,研究生1991年毕业于我校土木与环境系。现居北京市,在环境保护部环境保护对外合作中心担任副处长。

“理想要同人生价值相符,工作要能对社会有意义。”这是访谈过程中,丁琼学姐对个人理想与未来选择的看法。丁琼学姐选择了一条相对平凡的路,也许路途中没有过披荆斩棘也不曾见波澜壮阔,但这一路走来,她为国家为社会默默耕耘着,默默奉献着。

结缘环境——平凡道路,默默奉献

丁琼1983年入学,就读于土木与环境工程专业。回想起学生时代的生活,学姐说:“在学校里,我各方面比较平衡,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我当时觉得清华整个氛围很好,同学们晚自习都很专心。大家德智体全面发展,没有谁特别落后的。”五年的本科学习后,她继续在清华攻读硕士,并于1991年硕士毕业。八年充实的学习生活,使得她在环境方面有了深厚的积累,也为她日后在环境领域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91年毕业后,由于当时的就业形势不是特别好,丁琼进入北京化工学校工业卫生监测中心工作了五年。虽然这份工作与环保有关系,但并不是特别密切,她更想回到自己的老本行——环保。经过认真的分析,丁琼觉得,机关对她来说是一个比较好的平台,而且在国家层面工作,影响力会大一些。于是,她参加了公务员考试并于1996年来到了环保局,也就是现在的环保部。

进入环保局后,她先后在几个不同部门工作过。她曾在大气处负责大气污染控制方面的宏观内容,主要涉及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和政策标准。后来,她来到对外合作中心,先后参与其中不同方面的工作。

环境保护部环境保护对外合作中心的工作涉及环保领域国际合作的热点。中国不太发达时,发达国家有很多赠款支持国内做环保项目。随着我们国家签的环保国际公约、双边协议越来越多,对外合作中心多了一项职能——履约国内管理工作。对外合作中心负责的公约包括生物多样性保护、臭氧层保护、POPs公约等。丁琼负责过一段时间的生物多样性公约管理。在气候变化方面,她也做过一些项目,比如温室气体减排、节能等。可以说,她在环境科学的各领域有着广泛而深厚的积累。丁琼学姐也提到,相关工作做多了,对后续的工作也有很大帮助。

目前丁琼所在的处主要从事POPs公约的日常管理。提到自己的工作时,丁琼显得很庄重:“我们的工作涉及的领域不但有保护国内环境,而且有保护国际环境,是很高尚很有意义的。在我们处,70%的人工作加班加点,没有补贴,但也没有怨言。”她的话语和神态真切地表现出她作为一个环境人的自豪感,令人感动。

履约管理的工作是很复杂的,包括国际谈判、争取好的履约条件、确定履约目标、汇报履约成果和进行技术交流等。丁琼学姐还举了具体的例子来说明他们所做的工作。比如POPs的削减、淘汰和废物处理方面,首先要确定实现什么样的履约目标,接着要推动有关行业、企业落实目标。而当企业的技术、管理方面的资金、能力等不足时,他们又要努力创造条件,通过国际合作和动员国内有关部门资金、政策的支持以及鼓励国内科研机构开发新技术,帮助企业实现目标。丁琼学姐提到:“POPs涉及很多行业,比如农业、卫生、建筑以及我们国家的很多工业行业,包括钢铁、有色、水泥和废物焚烧等。我们需要国内有关部门政策方面的支撑,我们也依靠部门协调。”这也就使得履约工作中协调的工作量很大,并且需要协调者了解一个部门最基本的政策、废物对环境和人体的影响以及工艺上能否实现削减的目标等多方面知识。履约工作中,一件事一旦做成了,影响力是很大的,因为这是在国家层面上对一个行业进行管理,不仅仅是对一个企业。而各个行业整合起来,就是对国家的管理。这里面涉及指导,资金、技术援助,监督和执法等多方面问题。丁琼学姐还引用了环保部部长周生贤的话说明经济与环境的关系:“环境和经济的关系就像阴阳八卦图,既是相互包容的,也是相互补充的。”这一深刻的思想,也体现在她的工作当中。

关于行业前景,丁琼认为,环保领域的大趋势非常好,国家的重视程度越来越大,投入也在不断增加。1998年机构改革,环保局更名为环保总局,属于部级,但不是国务院的组成部门。2008年,环保总局改为环保部,成为国务院的组成部门。几次的更名不难折射出国家对环保的重视。然而,对外经济合作中心的发展则不是特别好,原因是很客观的。经济飞速增长的中国,被称为发达的发展中国家。这使得中国在对外经济方面获得的援助和赠款无形中越来越少。面对挑战和机遇,对外经济合作中心的工作面临转型——在争取引资的同时,还要引入先进的管理理念和污染防治技术。此外,丁琼学姐提到:“我们还计划走出去,援助非洲国家。这里面有一个不断转换角色、发展变化的过程。”              

也许随着客观条件的变化,学姐的工作内容会有一定的转变,但工作的目标不会变,热情也不会变,正像她所说的:“我觉得我的工作很有意义,我也愿意投入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尽量去做。”

情系清华——清华印,校友情

《我的中国心》的歌词中有一句“我的祖先早已把我的一切,烙上中国印”。也许用“清华印”三个字来形容八年的清华岁月对丁琼的影响,再合适不过了。清华留给她的,不止是难以磨灭的宝贵回忆。

离开清华这么久了,丁琼学姐和当年同学的联系却从未断过,她说:“我们班在北京的有十几个,外地有人回来都聚一聚。过春节,就算没有人回来,我们在北京的同学也聚一下。”正值中年、历经人世沧桑的他们,能够常常与同学相聚,重温青年时代的美好时光,是多么幸福的事。学姐还提到,他们班有很多热心的人,乐于去动员、召集大家来帮助别的同学。他们班一个在美国的同学得了癌症,大家都积极地鼓励他,在美国和加拿大的很多同学都专程驾车去看望他。学姐微笑着说:“关于曾经的同学、老师,我对每一个人的印象都很深刻。我们班很团结,很有凝聚力。我觉得,清华学生之间虽然也有一些竞争,但还是帮助和团结更多。这种氛围挺好的。大家相互之间有什么困难,都互相帮助。所以你们要好好珍惜现在同学之间的情谊。”在清华的那段岁月,给她留下了一辈子的回忆,也留下了值得珍藏一辈子的情谊。

清华情深,学姐对年轻的清华学生也充满了赞赏与关心。她提到,清华学生就业后,工作入门快,整体能力比其他学校的学生要强。而且,学姐根据自己学习与工作的经验,对在校清华学生提出了很多建议。

关于大学阶段的学习,学姐有着自己的看法。她认为,社会本身在不断更新变化,学习是一辈子都不能放下的,而大学应该是一个打基础的地方,培养的是自主学习和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

学姐还建议现在的学生应该抓住机会,适当进行一些实习,这对未来的发展会很有帮助。学校的社会工作,毕竟不是那么专业。学生在不同的单位工作过,就会知道需要从哪些方面去强化自己,对未来的发展方向也会有更清醒的认识。关于学校的社会工作,学姐语重心长地说:“我社会活动参加的不多,但我鼓励你们多参加社会活动,可以锻炼自己的组织协调能力,这对个人全面发展还是很有好处的。之前我做的不多,我觉得是一种缺憾。希望你们能做得比我好吧!”

“现在做任何事都要平衡,就像经济与环境。”联系到自己现在的工作,学姐认为清华学生可以多选修一些课,视野不能太局限。因为做许多工作都需要很系统很综合的知识。这也是源自她多年工作的经验。

在学习方面以外,学姐还特别提到了体育。在工作岗位奋斗了近20年后,她对母校“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的口号深有体会。她提到,在清华,日常体育锻炼对她帮助很大。“没有健康的身体,就不具备正常工作的条件。大学阶段,锻炼身体很重要。”

在访谈的最后,学姐也提出了自己对清华学子的一点期望:“希望清华所有学生都能遵循‘自强不息,厚德载物’这样一条校训,不仅是在工作方面,也是在为人方面。”

丁琼校友寄语

希望清华大学的每一位学生都能遵循“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校训;也期望每一个清华人都能“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

同学感悟

那天进入到学姐工作的地方,就感觉到和我们的系馆很相似,都很讲究设计时能渗透入环境的理念。

学姐是一位非常温文尔雅的职业女性,很和善,也有些腼腆。谈到大学时代,她脸上露出了很幸福的表情,她跟我们讲那时候值得珍藏的东西太多。在谈到工作时,她很热情,话匣子也打开了。我觉得她从事着自己擅长又从中收获快乐的工作,很羡慕她的这种状态。祝福学姐今后事事顺利。(赵洁)

(环境科学与工程系   黄韵清  赵洁  杨宁)

(转自学生清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