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预告】《素问》第五回展

《素问》第五回展海报 

策展人:唐红萍

学术主持:林木

总策划:周海夫

展览统筹:吕继龙

展览执行:孟雨可

参展艺术家:高小华、顾黎明、郭润文、冷军、何多苓、李晓林、刘海辰、马千笑、孟涛、庞茂琨、佟飚、王华祥、王子奇、文中言、徐芒耀、杨千(按拼音排序)

开幕时间:2018-4-14  15:00

展览时间:2018.4.14——2018.4.23

展览地点: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美术馆  4号馆

联合主办:清华大学美术学院  英盟当代艺术馆媒体支持:都艺术  雅昌艺术网  99艺术网  艺术国际  当代艺术网  艺术中国  艺厘米

巡展地点:上海、天津、杭州、深圳、成都、重庆

巡展时间:2018年

 

素描者,艺术之正德也

                                                     林木

        这是一个看似以素描为主要呈现方式,实则包含多种艺术表达的展览,这种展览显然是不多见的。展览取名为《素问》,则于素描展中寓深义焉。

      《素问》借中华古典典籍《黄帝内经》之《素问》篇,取其“素者,本也。问者,黄帝问岐伯也。方陈性情之源,五行之本,故曰《素问》。”(《黄帝内经素问补注释》)可见“素问”之意为溯本探源之问。《黄帝内经》是一部集远古中国人智慧的一部中国古代经典医书,但用南怀瑾的话说,《黄帝内经》,它不只是一部医书,它是包括医世、医人、医国、医社会,医所有的书。亦即它是包容着全方位中国智慧的一部书。总其要,该书之要害其实是贯穿其中的中国式整体观和阴阳互转的辩证思维。这其实又是中国思维之源之本。而“素问”, 则是问本探源之意。

       按国人(例如典型的道家)之思维,大千世界的起源源于无可捉摸无以名之而强以之名的“道”。且“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亦既无中生有。此“无”此“一”,就已经单纯之至,无以名之,无以象征,名之为“一”,名之为“素”, 故又有“太素”。《列子·天瑞》:“太素者,质之始也”。汉班固 《白虎通·天地》:“始起先有太初,后有太始,形兆既成,名曰太素。”在中国远古先辈看来,物质世界之初始,即为“太素”。 也因为此,故“素”在中国有其至高的美学地位。《礼记》称,“有以素为贵者。至敬无文,父党无容,大圭不琢,大羹不和,大路素而越席……此以素为贵也”。 中国古代画史中从唐代开始出现,宋以后流行至今的水墨,亦取其“肇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的“太素”意味,而成“画道之中,水墨最为上”的。可见策展人以“素问”为题,不只这“素问”之“素”与“素描”之“素”相通,且更有追问艺术之源之本的意蕴。

       何为艺术之源起?西方有模仿说,有巫术说,游戏说,劳动说……中国亦有一说,“诗言志,歌咏言” 之“言志说” , 记载于三千余年之前的中国最早典籍《尚书·舜典》中。汉代《毛诗序》称“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 故“言志说”可概称为言情说。其实不论东方西方,不论感情何以产生,产生的情感又有何区别,但情感与艺术的关系总是相生相伴的。

       然当今之世,盖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政治、经济、文化乃至艺术,在“全球化”之声浪中一变再变,以致面目全非者。然则,万变当不离其宗。如其本质皆变,则不复为该事物。如诗非言志,当不复为诗;艺非情致,亦当不复为艺术。然今世之艺术家,多有为展览而创作,为评委而创作,为评论家而创作,为商人而创作,为西人而创作,唯不恤己情之无所发!世风所至,无以复加!故《素问》之策展人欲以《素问》为题,主张以相对简单的工具材料和方式,表达艺术家的内心感受,叩问绘画艺术之本源。

       素描为西方绘画雕塑乃至造型艺术之基础,既是写实艺术基础训练的方式,又是创作前构思设计或严谨或粗略之草图。二十世纪以来在中国各地建起的以西方美术院校为模式的美术院校,亦把素描当成包括中国画教学乃至艺术设计在内的基础教学,在某些美术院校,中国画之线描亦被当成素描而被纳入基础教学之中,在建筑学院素描仍然被当成造型训练之基础。故素描成为二十世纪以来绝大多数中国造型艺术家的必修基础。不仅在入学考试时,素描是必试的科目,在校读书时亦是占比很大的基础课程,毕业以后的艺术创作,素描又是构思设计的基础。这样,素描在某种程度上成为全中国造型艺术家们艺术学习和艺术创作的基础。素描除了辅助教学和创作外,它自身蕴含着的艺术家的技艺、才情、个性、风格,使素描又成为一种独立审美的艺术类型。达·芬奇、丢勒、安格尔、尼古拉·费钦们那令人叹为观止的天才的素描,与其他艺术样式一样,成为世界艺术的典范。或许,正因为素描是绘画学习的开始,素描又是绘画创作的起步,在素描中,或者是培养,或者是形成,素描影响着艺术家的感觉、气质、个性与修养,也直接制约着艺术家艺术创作的习惯、技艺、风格与品味。或许,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现在正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的法国“学院与沙龙:法国国家造型艺术中心 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珍藏展”结尾的最后一块展板上,我们才可能看到伟大的西方新古典艺术大师多米尼克·安格尔意味深长的一句总结性断语:“素描者,艺术之正德也。”(“Le dessin est la probité de làrt”)。此岂非中国先哲“以素为贵” 之意么?看来,从文化的高端视角看去,东西方艺术对德正与品贵之理解是同一的。“素问” 问到此,该有个明确的答案了。

       本次展览,是《素问》连续举办的第五回展览。展览参展艺术家里有多位蜚声艺坛的资深艺术家,亦有一批后起之秀。从展出风格、样式、材料乃至工具来看,亦多种多样。有写实的,有写意的,有抽象的,有抽象与具象结合的;有用油画的方式,水彩的方式,铜版画方式,水墨的方式,当然更多的仍然是传统素描的方式;工具的使用上有炭笔、铅笔,也有用色粉笔、油画棒,毛笔……不论用什么工具和材料,不论简与繁,也不论具象、抽象或写实、象征,在这批单纯素雅作品的外在表象下,是一个个真诚而生动的灵魂。

       “素描者,艺术之正德也。”此“素问”之展可以为证。                    

2018.3.20成都东山居竹斋

参展作品选登


顾黎明 《山水赋之十六》75x46.5cm ,2015年,卡纸上色粉笔、水彩、铅笔及蜡纸拼贴等

高小华  女青年  24.9×18.3cm  纸本单色水彩  1981

杨千  @仙人掌小颍 记忆残片—心如洗 纸上铅笔 22x10 cm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