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预告】倒计时-第二届漆言八语实验艺术展导语片

海报

有能力不去做——第二届漆言八语实验艺术展

困惑     危机    思考   探索

有能力不去做

       意大利当代著名哲学家、思想家Giorgio Agamben(吉奥乔·阿甘本)在《论我们能不做什么》中谈到:“界定个人行动地位的,不仅是一个人的能力范围,而首要的是在与自身的可能性关系中使自己可以有所不为的能力。”

      这不禁让人思考,在这样一个充满功利而又忙碌的时代,到处充斥着“我能行”、“just do it”式的盲目,好像在成功学的浸淫下,人可以无所不能,但事实并非如此,往往更多的人是过着福柯笔下所谓的“声名狼藉的生活”,诸如此类悖论现象,俯仰皆是。

        能掌控自身的自由与时间的人极少,“有能力不去做”,乐于享受“安息日”而停顿下来无疑亦成了一种精神奢侈。芸芸众生无情地被这个社会无形的制度、权力、机构、身份、面子、景观等枷锁裹挟得“身不由己”,为此有的人“屈从”,有的人“反抗”,更多的是游离于两者之间,变动无复,而失去了自我。

       社会如此,艺术生态又何尝不是?作为艺术家,是否甘愿屈从于一个由他人制定的所谓规范的、等级化的,时间被严格分配,空间被有序分割的艺术世界?任何一个艺术种类或画种,当在历史的长河中不断被锈蚀、冲击、变革,直至没落之后,又如何避免被无所不在的艺术系统所同化?

       与国、油、版等老大画种相比,中国现代漆画确实既小又年轻,这不禁让一些漆艺术家忧心忡忡,总是希望竭尽全力去呐喊,呼唤漆艺的春天。但在笔者看来,所谓的“弱小”并不一定就意味着危机。其实漆画是一门既年轻又古老的绘画品类,它从未远离我们。但是漆画在艺术商品化的背景下何去何从,又如何突破“弱势画种”、“民间文化”、“学科界限”、“区域身份”等的尴尬境地,有关“漆”文化元素的艺术形式,在当代艺术中是否具有可为性?诸如此类问题,的确值得深究。对此也有些人提出了自己的思考,对于这些新的思考,我们同时也需保持警惕,因为任何新的东西,不一定都是对的,“新”也很可能把大家引向歧途,可时代在发展,再固步自封可能是死路,故而实验性的探索就显得尤为重要。

       这其中的困惑、危机、思考、探索,也意味着潜能,潜能不仅仅是一种可以去做的能力,它同时也是一种可以不去做的能力,用思想家阿甘本的话说,即在结构上也是一种“非潜能”,“非潜能”不是单一的潜能的缺乏,更重要的是指“有能力不去做”,从而解除被他人、被环境、被潮流、被系统、被制度,监视、塑造、挟持、逼迫、僵化的可能性。即无需屈从,更不必反抗,这才是真正的无为而为,以此获得“做”与“不做”的自由、自在、自为、自信。(2017-11-10 漆言八语)

 

有能力不去做——第二届漆言八语实验艺术展

展览时间

2017年11月16日——2017年11月24日

展览地点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美术馆

开幕时间

2017年11月16日下午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