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预告】佛语禅心-田旭桐禅意水墨作品巡回展(佛光缘美术馆台北馆)

海报

展览名称:

佛语禅心-田旭桐禅意水墨作品巡回展(佛光缘美术馆台北馆) 

主办单位: 

财团法人佛光山文教基金会  佛光缘美术馆 

展览地点&时间:

(一)佛光缘美术馆纽西兰一馆: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3月27日

(二)佛光缘美术馆台中馆:2016年8月13日至2016年9月18日

(三)佛光缘美术馆总  馆:2016年10月2 日至2016年11月13日

(四)佛光缘美术馆纽西兰基督城馆:2016年11月12日至2017年1月28日

(五)佛光缘美术馆马来西亚东禅馆:2017年3月11日至2017年5月7日

(六)佛光缘美术馆高雄馆:2017年1月24日至2017年2月12日

(七)佛光缘美术馆台北馆:2017年6月17日至2017年7月30日

(八)佛光缘美术馆香港馆:2017年9月22日至2017年11月11日

(九)佛光缘美术馆澳洲南天馆馆:2017年12月19日至2018年2月28日 

写在“佛语禅心—田旭桐禅意水墨作品巡回展(台北站)”开幕之前

                                                       ---田旭桐

       再过几天,“佛语禅心—田旭桐禅意水墨作品巡回展(台北站)”就要开幕了。本该是有些忙碌的时间段,却因我正巧学院有课,也就把有关展览的一切事务都交给了家人和台湾的朋友去处理,自己反而放慢了脚步,像是一个旁观者,似是无事可做。

       牛头法融禅师有首诗:“无心恰恰用,用心恰恰无。今说无心处,不与有心殊。”与这首诗相对应的还有一首:“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曲谭名相劳,直说无繁重。”无所从来,无所从去,凡事“用心”常常是不得其“心用”。一切现成,反而万法俱足。中国的水墨画一开始“禅”就是它的主线。禅,由空和无走向单纯,走向无限,走向纯粹,它是美的,美的透彻,美的让生活精致。就像川端康成的文字:“独自住在旅馆里,凌晨四时起来,发现花未眠。”更像白居易的诗:“花非花,雾非雾,半夜来,天明去。来时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禅之意,画之境,不在内容,不在执著于形、色、技法、风格,而在于物我两忘的状态。从差别中认识平等,从矛盾无序中领悟到如庄子梦蝶般的无我无它。一个蝴蝶梦中来,竟不知我为蝴蝶,蝴蝶为我。画了这么多年的禅意水墨画,其实一直都在“平常心”“平常法”上下功夫。见山是山也好,见水是水也好,见山不是山也好,见水不是水也好。慢慢的研磨后,才能顿见知识,见山是山,见水依然是水。就像有人向赵州禅师问禅,禅师一转身,只丢下一句话:“吃茶去。”自然而然,悟法者,纵横自在,无法是法,心无颠倒,心也就自在当中了。

       画画不可能是无中生有,一切与精神挂的上关联的事理都是积累和承继后的发现和发展。既有的形式,美的或不美的形式,早已存在于自然之中,存在于人们既往经历过的大事小事里。发现很重要,这是基点。回到基点,然后呢?顺枝攒叶,迎着光线照进来的方向攀长,将片刻的时间延伸成空间。这是一个有中生无,无中再生有的过程。“无”不是目的,“有”才是成果。不要让这个成果符合固化的标准,国际化的,传统化的,他人化的都不行。画画是一种带着太多的“私有化”的东西,无自我无艺术。

       最初决定举办这个展览的时候,认真确认过展馆环境并核实了具体的标高和展线。作品挑选方面,在遵循以往风格上的“一笔禅”,求空求简之外,有意识的在色彩效果,在淡墨的色阶处理方面多了些变化,肌理和构形构图方面加进了一些新的形式语言。新的尝试必然的是一种丰富,但是,变化只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不变的仍然是一点淡墨一笔浓墨画出来的小沙弥的形象。这是一个符号,也是一种语言。在很多时候,语言的丰富不是来自词汇的拼叠,而是运用词汇的方法和其语调。内容很重要,情绪和态度的表述对内容的传递和感染力的形成更重要。经常的甚或曾经的事吧,一幕幕的,这个小沙弥在不同的画面情境中出现,持续的引出了不间断的头绪。头绪多了的时候,奇妙的是它又会顺着来路往回走,这也许就是思考。当思考再一次的找到了另一个出口,自己把握住了,自己把这个感觉画出来了,看画的人觉得你表达的还算清晰,找到了他所理解的切入点,放的进一首诗、一段文字、一个想法、一段经历和心绪,这就是意境。

       往大了想,这样的画画状态自然的会少了许多刻意的为丰富而“丰富”的畅想和技法上的纠结,成为了一种吸引力。这个吸引力不需要理由,也无所谓好或坏。在它的吸引下,往往是峰回路转处,另见风景。准确的记得2016年10月2日参加了巡展总馆站开幕式之后的第三天,由高雄去台北又特意实地看过这个展馆。佛光缘美术馆在台北的这个馆的面积很大,除了一进展馆有一个二百余平米的方形展厅外,主要是由U形展廊构成,并且展廊全部是带玻璃的展柜,展线很长,布光也很专业。这样也就给这次展览的作品增加了不少数量上的色调上的要求,并且也限定了尺寸和陈列方式。为此,台湾的老朋友邱冠燿先生做了很长时间的准备,仅画框制作这一项工作,在如何与展场与作品风格相协调,进行了足足有半年时间的调整。时常想,一个展览的成功和圆满,绝非一己之力所为,绝非仅仅是自己的画如何如何的好,如何如何的受到了人们的欣赏,它一定是一个团队的成功。

       星云大师说:“什么是禅?禅好比一朵花,为生命增色彩;禅,好像一撮盐,为世间添滋味;禅,类似一幅画,能美化环境;禅,如同一滴水,能滋润身心。禅,不限任何形式,有了禅,可以让我们认识般若本性;有了禅,可以将我们带入更好的境界。”一个多月前去马来西亚佛光山东禅馆参加在那里的我的展览开幕式,期间,不只是展览顺意,而是事事皆顺。每天外出办事,只要一上车就下雨,小雨大雨的交替着,可是到了地方,只要一下车,雨就停。本来是很热的天,却变得非常的凉爽。馆长有航法师说:“田老师真有福报。”由画得禅,由禅得心态,由心态得心境得福报,由福报得美好的积极的生活,多好。我知道,有福报更应该知福、惜福、培福,要知道感恩、感动、感谢。 

 

田旭桐作品 

佛语禅心  作品材质:纸本水墨   尺寸:68×68cm  创作年代:2012年

绿叶忽低知鸟立  作品材质:纸本水墨  作品尺寸:80×80cm 2010年

澄潭映遥空  作品材质:纸本水墨  尺寸:68×68cm  创作年代:2011年

真山亦影   作品材质:纸本水墨  尺寸:68×68cm   创作年代:2013年

含虚映自然  作品材质:纸本水墨  尺寸:121X121cm  创作年代:201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