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名师】纪念程尚仁先生:父亲眼中的花草

       今年5月8日是父亲100岁诞辰。他离开我们已38年了,和蔼可亲的笑容依然时时浮现在我的眼前。父亲执教40年,和学校、学生、图案、设计打了一辈子交道。

1962年    程尚仁在杭州西湖留影

1974年   程尚仁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福利楼家中写作

       他在教学实践中,将如何教会学生掌握正确的设计思维方式当作第一要务,坚信唯此才能培养出优秀的设计人才。这是每个教学环节都会重复出现的问题,每个教学环节都需解决的问题。

       在图案教学中,写生变化是学生要过的一个瓶颈,如何把通过写生掌握的素材和图案基础的规律法则融会贯通,创作出风格新颖的各种图案,以便将来应用于各行各业的设计实践中。这是个承上启下的节点,是学习过程中的一个难点。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基础课的老师和专业课的老师对这一点都非常重视,在教学中把这两种不同的授课内容尽量衔接起来。同样,父亲也一直不断地为之作过许多努力。当年,这就是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与其它类型的美术学院教学目的的不同之处。

       从凝神观察、生动记录、去劣存优、打好腹稿、运用技法到展现创意,他一步步循序渐进地画出示范作品,将学生带进创作思维之门。为了让学生更快地受益,更容易地过“变化”关,他形象地把图案创作过程比作好似“写文章”,用写文章的方法,确定主题,收集素材,安排结构,……来进行纹样创新。指点学生将图案画面中的点、线、面、色比作为音符,让它们在画面上的组合运用要有音乐般的抑扬顿挫,节奏韵律,将听觉美的感受转换成眼的感受,百般诠释,只为突破学生掌握创新思维中的瓶颈!多年的努力让他积累了丰富的教学经验,也积累了许多精美的画作。

       父亲出生在浙江省建德市的千年古镇梅城,它地处新安江、富春江、兰溪江的三江交汇口,背靠乌龙山。也许是故乡无限秀丽的自然风光滋润着他的情操,也许是他小时常为行医的父亲进山寻觅药草,使他格外钟情于大自然的万物生灵,喜欢仔细观察它们的生长规律,区别它们的各种生长形态。这种长期养成的观察习惯,造就了他对各种形象具有极好的记忆力,那些名不见经传默默无闻的野花小草、游鱼昆虫都能带给他丰富的创作灵感。他笔下的荠菜花、蒲公英、狗尾巴草以及许许多多被人们忽略在脚下的植被都能在他的画面上展现出别具一格的风貌。

父亲非常善于捕捉这些花卉虫草的特点,将它们用于平面设计,这些图案很恰当地体现了形式美,令人感到赏心悦目。一株小小的荠菜,老了、花谢、结子、没人要了、没人看了,可是却被他记录下来(图1)。由他经过一番取舍,强调了了荠菜的特征,变化成一幅黑影单独纹样(图2)。第二幅单独纹样,表达了?种均衡的美,纹样语言流畅,线条纤细而不柔弱,纹样组合的选择颇有趣味,花梗上选择了许多掉了花头的花托,一个个迷你可爱。一般而言,掉了花头的托,创作者都会予以舍弃,可在他细致入微的观察下,发现了花托里蕴含着新的生命力,一种生命力顽强与延续的美!这种美呼唤他的表达,心中的感触被他展现得淋漓尽致,这种美犹如一曲旋律优雅的轻音乐,不强势,不张扬,静静地,轻轻地,叙述着一株小小植物自有的生命历程。从观察、吸收中启发了创新的灵感(图3)。由单独纹样再借用传统格式的拐杖又演变成了一幅动静对比的适合纹样,其中稳定的方形应用反复多次,方中有方,旋转向心,板而不刻,构图传统,纹样新颖,结构丰富而不紊乱,纹样特征鲜明,夸张而不胡编乱造。它,就是荠菜花(图4)!这就是他要教授给学生如何创新的一个思维过程。当然这应该是在每个人大脑中逐步完成的一个过程,未必步步都反映在纸面上。对于初学者而言,素材经过每个步骤的筛选会越来越接近最后创新目标的达成。整个过程是一个有依有据的不断完善的连续过程,把握了正确的思维方式,就会避开初学者往往感到打破脑袋也想不出创新方案的困扰。

       教学相长,一边教学生,一边画作也不断从手下涌出。

       这是一张“珍珠梅”,凭观察记忆,用碳素笔直接绘制的黑白图(图5),层次清楚,叶子清秀,花朵小巧玲珑,充分展示了珍珠梅的特点。在黑白图的基础上,取优去劣,黑底上的叶子由浅到深,层层烘托出珍珠梅娇小可爱的特点,最下面深色的叶子已看不清,几乎与黑底融在一起,然而用浅绿色的笔在最深色的叶尖上轻轻一点,既没有喧宾夺主,又跃出黑底,增添了叶子的清秀,整个画面轻盈灵动(图6)。

       另一张“苦菜花”(图7),它是春天可食的野菜,除了清热败火,难道它的姿态不楚楚动人吗?叶子的形状百般娇媚,它的美难道比不过牡丹叶?“毛毛狗”“野麦子”“杂草”(图8)它们也美得在丛中笑啊!

       这些小花弱草的美是不是也可以和牡丹、月季的美一样值得人们赞扬呢?父亲拿他的画作出了解释。

       清代文人袁枚颂赞苔花的诗,“从不争温暖,身微也是花。生灵无贵贱,虽小莫欺他”,比他另一首颂苔诗“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小如米,也学牡丹开”,更能表达大自然中的生命都是平等的独特的。“也学牡丹开”是人们在对牡丹美认可的基础上,对苔花的首肯。孰不知,大自然的生灵万物在各自生存条件下都有独特的生长规律,独特的生长型态,它们的生长特征相互不能替代,它们的美也是各自特有的,它们在大自然中都会焕发出独有的瑰丽光芒!父亲对花草不断细致入微观察的感悟恰恰契合了诗人袁枚的情怀。它们都有生命,它们都不相同,它们都应得到尊重,它们传递出美的信息不但丰富多彩、而且无比动人!

       因而,父亲格外关切这些随处可见知名或不知名的花花草草,倾心去发现它们含蓄却独特的美,把它们运用到图案的创作中,并把这些感受孜孜不倦地传递给我们,传递给他的学生。父亲让我们懂得大自然的宝库中蕴藏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源泉,它们等待着我们努力的发掘,等待着我们用心采撷。 

程芙山(程尚仁之女)

2018年4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