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之声】陈岸瑛:回归生活的工艺之美——成都国际非遗节策展手记

     

中国传统工艺设计暨研培计划成果展序厅合影,2017年6月10日 

       2017年6月10日-18日,第六届中国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在成都国际非遗博览园举办。本次活动以“传承发展的生动实践”为主题,其中的“中国传统工艺设计暨研培计划成果展”集中展示了中国非遗传承人群研修研习培训计划和传统工艺工作站的成果。展览由序厅、研培计划成果展、传统工艺工作站成果展三大部分组成,由文化部非遗司主办,清华美院负责学术策划与展陈设计。受马赛副院长委托,本人带领研究生团队组织策划了序厅的展示内容。

       研培计划成果展的展品,从57所研培院校推荐的千余套传承人结业作品中遴选而出,按工艺门类分别陈列在陶瓷、漆艺、金工、雕塑、织绣印染五个展区。序厅相当于这五个展区的“序曲”,应具有代表性和故事性,给初次进入展厅的观众留下深刻印象。为此,我们征集、遴选出以下三组带有探索性与示范性的研培成果,以体现“为民族传承、为生活创新”、“传统工艺走进现代生活”的研培理念。与此同时,还邀请河南汝瓷传承人朱晓辉、山西绛州剔犀传承人何鹏飞、山西繁峙银器传承人戴志强、苏州玉雕传承人黄越、苏州核雕传承人李晓以及北川羌绣传承人何国良等,代表陶瓷、漆艺等五大工艺门类在序厅中进行了现场展演。 

(一)佛山醒狮传承与衍生 

       本组作品来自今年五一期间在佛山民间艺术社举办的“青春非遗 多彩佛山——‘非遗进清华’第五期研修班结业成果展”。参加清华非遗研修的20位佛山学员,充满了青春活力与创造力,在那次结业展中均有不俗的表现。佛山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武术与舞狮之乡,为此我们选择了与佛山狮头彩扎技艺相关的作品为代表,展现佛山传统工艺从传承到再创造的发展轨迹。第一件作品《传统佛山狮头(刘备面)》是佛山传统狮头的典型代表,由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黎伟制作。黎伟是黎家狮艺第五代传人,曾为徐克电影《黄飞鸿》制作狮头道具。狮头制作融合了竹扎、纸扑和彩绘三重技艺,竹篾、纱纸都是轻薄的材料,通过巧妙的编结、糊裱形成结实的力学结构,重约5公斤,可承受一个成年人的体重以及舞狮过程中的猛烈撞击。

       周嘉欣是来清华学习的20位传承人之一,随母亲黎婉珍(黎伟的妹妹)在佛山老街上开了一家小作坊,专门制作佛山传统狮头。传统狮头主要用于舞狮竞技活动,目前市面上也有一些小型纪念品,但做工普遍粗糙。从清华学习归来后,周嘉欣采用类似佛山秋色的纸扑技艺,制作了一套《精装刘关张狮头》,体量虽小,但五脏俱全,精致生动。她的另一件作品,是与同学吕永均1+1合作研制的《狮头座灯》,将狮头扎制技艺(铁丝)与南海藤编结合到一起,制作出一红一蓝两盏台灯,兼具审美与实用性,富于浓郁的地方特色。

       韦吉杯是佛山民间艺术研究社派往清华学习的五名传承人之一,他制作的电动彩灯,将舞动的佛山醒狮转化为一头可爱而不失威猛的小狮子,接通电源后通体发光,头部转动,嘴眼开阖,生动传神。在清华导师杨静指导下,广绣传承人劳惠然将舞狮场景绣到素绡上,线条简约,配色优雅,打上灯光后影影绰绰,轻薄如梦。欧琦辉是广东梅州人,2005年到佛山铁军小学工作,一次在电视上看到黎伟招收徒弟,便登门拜师,迄今已学艺六年。欧琦辉不仅学到了纯正的手艺,还将佛山狮头彩扎引入小学课堂,针对不同年龄段的孩子开发出不同的课程。在校长的支持下,黎伟将狮头作坊搬到了小学里,一面从事最传统的狮头扎制,一面与欧琦辉为孩子们开设课程。

       从清华学习归来后,欧琦辉脑洞大开,从结构和纹样两方面深入解析传统狮头扎制技艺。一方面,她将狮头上的传统纹样衍生到丝巾和抱枕上,另一方面,琢磨如何将狮头内部结构暴露出来,体现其材料和工艺之美。在准确把握传统狮头空间构造形式的前提下,她在3D建模方面进行了反复实验,最终成功打印出做工精致、充满时尚感的《狮涵·光》。这一贴上金箔的3D打印狮头灯,很快就被“太极禅”选中,参与全国巡展的亮灯仪式。另一个微型3D打印狮头,则成为作品《狮情画意》的亮点。这盏融合了石湾陶塑、金箔锻造、佛山剪纸等四种佛山传统工艺的台灯,由四位同学合作制作,借助天真可爱的儿童形象,生动再现了佛山舞狮的喜庆场面。国际流行的设计以简约抽象为主,但近十余年来,也常能见到新具象风格的家居饰品。《狮情画意》中的具象因素,不是对传统元素的简单挪用,而是从传统工艺与材料入手自然延伸出来的结果,既具有浓郁的地域特色,又体现出现代创意,给人带来一种似曾相识的陌生感和惊喜。

 

《传统佛山狮头(刘备面)》,黎伟(佛山狮头),2011年 

 

《舞狮》,韦吉杯(佛山彩灯),2017年

 

《精装刘关张狮头》,周嘉欣(佛山狮头),2017年;《纱之舞狮》,劳惠然(广绣),2017年

 

《世上大吉》,欧琦辉(佛山狮头),2017年

 

《狮涵·光》,欧琦辉(佛山狮头)+杨静(清华导师),2017年

 

《狮情画意》,刘健翎(石湾陶塑)+欧琦辉(佛山狮头)+吴炜全(金箔锻造)+陈嘉彦(佛山剪纸),2017年

 

《狮头座灯》,周嘉欣(佛山狮头)+吕永均(南海藤编),2017年 

(二)烟酒茶香 

       传统工艺曾一度工艺美术化,加框上墙,盲目摹仿源于西方的学院美术。在21世纪传统复兴浪潮中,人们越来越意识到传统工艺对于建构本土日常生活的意义。随着生活水平的提升以及分众化消费需求的出现,在家庭和公共空间中萌生了以个性化产品替代批量化、标准化产品的趋势。这种替代虽然不是全方位的,却为传统工艺走进现代生活提供了空间。饮食既是人类最基本的生理需求,也可发展为精细的文化需要。茶文化的复兴,带动了相关传统工艺行业的发展,既然喝什么茶要讲究,那么用什么器皿喝茶也得讲究。用餐与餐具也是同样的道理。假如特色餐厅里用的餐具都来自地方特色手工艺,假如每家每户都能换一套讲究些的餐具,那么不仅餐饮品质能得到显著提升,与此相关的传统工艺行业也将获得广阔的市场。

       本组作品与吸烟、喝酒、饮茶、品香等活动相关。吸烟虽然不值得提倡,但毕竟也是烟民们的一种享受与乐趣。何鹏飞制作的烟灰缸,以一种接地气的方式挑战了剔犀技艺只能用于制作装饰摆件的“传统”。大漆制品的触觉特性殊不亚于其视觉外观,只看不摸、不具实用价值的漆器是不完美的。作为绛州剔犀技艺年轻一代传人,何鹏飞大胆降低了雕漆的身段,制作出一系列具有实用价值的产品:果盘,香炉,烛台。据说,这些新产品得到了用户的一致好评。另一位敢于降低身段的“传二代”是李可明。他伯父是远近闻名的汝瓷大师,主张走高端收藏路线,而他却执意去做酒瓶。本次参展的《汝醉》是与大师酒合作的限量版产品,走众筹路线,买回来盛着酒,喝完了可以插花。另一件酒具,是青海银铜器传承人何满与嵊州竹编传承人吕成的1+1创新产品,他们不远千里多次合作,碰撞出不少创意的火花。近来,何满又与钧瓷传承人刘红生合作,将柴窑烧制的钧瓷茶杯用纯银包口,得到了藏家的好评。

      《茶席<缘>》是集合了瓷、银、竹、漆四种材料与工艺的茶具套装,2016年曾在北京国际设计周上亮相,是一套凝结了刘红生、何满、俞均鹏、吕成四位传承人深情厚谊的跨界产品。来自云南建水的田静,将田记窑经营得风生水起,赢得粉丝无数。本次参展的《承瑜》是一套便携式的茶具套装,提一篮出门,基本上可以满足自饮自乐的全部需求。这套作品体现出较强的设计整体性,虽然柴烧产品每件都有细微差别,但是作为成套的产品,却保持了统一性与稳定性。传统工艺的生产特性是分散化、个性化的,但当面对现代市场时,却需要一定程度的“标准化”。这种标准化不是要去抹杀手工的痕迹,而是要为消费者提供更为稳定的产品品质保障,由此才可能形成面向更广阔消费群体的品牌。

       田静研发了一款名为“哈尼茶储”的茶罐,本次与何鹏飞合作,将大漆与陶低调地结合到一起,充分体现了两种材质的美,质朴,大气,宛若天成。徽州漆器传承人俞均鹏也尝试了大漆与陶的结合,他在紫砂壶和杯壁髹饰彩色斑斓的菠萝漆,将黑色的素漆用于茶杯内壁,创造出一种别具一格的饮茶体验。目前,他正在尝试研发脱胎的大漆茶壶,据说大漆不怕烫,还有抑菌效果。漆艺产自中国,后来却流行于日本,在21世纪的传统复兴浪潮中,日用漆器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 

 

《剔犀烟灰缸<如意延绵>》,何鹏飞(绛州剔犀),2017年

 

《漆雕果盘》,何鹏飞(绛州剔犀),2017年

 

《漆雕香炉》,何鹏飞(绛州剔犀),2017年

 

《剔犀烛台<心意>》,何鹏飞(绛州剔犀),2016年

 

《汝醉》,李可明(汝瓷),2016年

《银竹酒具》,何满(青海银器)+吕成(嵊州竹编),2016年

 

《茶席<缘>》,刘红生(钧瓷)+何满(青海银铜器)+吕成(嵊州竹编)+俞均鹏(徽州漆器),2016年

 

《茶具套装<承瑜>》,田静(建水紫陶),2017年

 

《紫陶剔犀茶罐》,何鹏飞(绛州剔犀)+田静(建水紫陶),2017年

 

《菠萝漆紫砂茶具》,俞均鹏(徽州漆器),2017年 

(三)衣饰日用 

       服饰是传统工艺的另一个广阔应用领域。受展陈条件限制,本组作品只涵盖了服装配饰。蜀江锦院是一家成功改制的传统工艺企业,其前身是有五十余年历史的成都蜀锦厂。新中国成立后,分散式的手工作坊经过公私合营,成为集体所有的合作社或国营厂,上世纪90年代末,绝大多数经历了改制、解体。21世纪传统工艺振兴,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后寻求新型企业经营模式的过程。国营厂时期,传承人的身份是工人,只注重产品与产值,而忽视了传统工艺的无形文化内涵。传统工艺在新时代的振兴,是一个复兴传统生活方式,深挖传统工艺历史文化内涵的过程。为此,蜀江锦院于2009年建成成都蜀锦织绣博物馆,通过静态与动态展示,对基础的材料、工艺和纹样进行解析,展现蜀锦、蜀绣丰厚的历史文化内涵。在传承与创新方面,蜀江锦院采取两条腿走路的方式,一方面建立大师工作室,活态保护非遗传承体系,维持全手工的传统生产方式,织造收藏级的精品;另一方面,在北美和加拿大建立设计师团队,在全球铺设销售渠道,利用蜀锦、蜀绣的基础工艺和纹样,研发走进日常生活的时尚产品和衍生品。

       蜀江锦院出品的蜀锦坤包,采用现代工艺,利用蜀锦面料,营造出绚烂华贵的用户感受。首饰系列,则将小面积的蜀绣与几何化的银饰结合,使丝线散发出宝石般的光泽。从蜀锦图案衍生而出的印花披肩,与坤包、首饰形成了统一的格调,将来自传统的能量转化为时尚的冲击力。李静用景泰蓝技艺烧制的围棋罐,引入多种材料和工艺,一改北京景泰蓝给人带来的陈旧印象,与蓝色调的蜀锦坤包、披肩交相辉映。成都蜀绣传承人肖华,致力于改变蜀绣过于艺术品化的现状,让蜀绣从墙上回到衣饰上。她与清华导师王悦合作的蓝染、蜀绣女装,曾在2016年北京国际设计周上亮相。这次的参展作品,是结合蜀绣与蓝染的手提包,包上用的是成都绣画中常见的熊猫,却给人带来新鲜的印象。

       在另一个展柜中,陈列着北川何国良团队研发的羌绣首饰,以及贵州龙禄颖、龙宇带领苗族妇女制作的苗绣首饰,它们都是刺绣与银饰的结合,带有浓郁的民族风情。盛装羌绣首饰的漆盒,由成都漆器厂的周雪莹制作,若隐若现的银杏叶与大漆的亚光效果,充分展现出这款首饰盒的百搭效果。羌绣、苗绣这两家企业,都具有带动民族妇女脱贫就业的社会意义。这种类型的企业,多半采取公司加农户的生产模式,区别在于公司是外来的还是本地的。何国良和龙禄颖母子都是本地本民族创业者,他们的成功值得我们敬佩。目前,龙禄颖已经为五百余名苗族妇女提供了就业。

       黎承菊是土家族创业者,她传承了地道的湘西土家织锦技艺,同时又带动当地妇女成立了一家公司。传统的民族服饰往往只有在节日或表演时才有机会穿戴,在工作和日常生活中,需要的是简约化的、适应现代生活习惯的民族服饰。近年来,黎承菊结合织锦面料设计的改良版民族服装,体现了“大现代、小传统”的设计理念,受到了当地人的普遍欢迎。织锦成本高,不少地方的传承人,习惯于将织锦装框上墙,做成工艺画。而黎承菊却将织锦做成了接地气的餐垫和围腰。其中一个缝了口袋的餐垫,甚至可以用脚套进去,搬运地上的陶瓷汤罐。

       另一个脑洞大开的传承人是来自陕西澄城县的武麦花。她从清华学习归来后,走街串巷联络能绣花的下岗女工,还带她们去周边乡村向老绣娘学艺,同时不断研制新产品,期望能带动当地妇女走上文化致富的道路。这次,她带来了两套产品,其一是旅行套装,其二是儿童多件套。澄城刺绣与布艺结合,趋向于立体化的造型,在吉祥图案的演绎方面体现出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武麦花善于学习、领悟与创造,相信她还会走得更好、更远。  

《蜀锦坤包<在云肩>》,邹靓(蜀锦),2016年;《蜀锦坤包<桃花曲水>》,赖骏文(蜀锦),2016年;《锦鲤首饰系列》,欧芷韵(蜀绣),2015年;《燕萃宝蓝首饰系列》,欧芷韵(蜀绣),2015年;《印绣披肩<狮戏云山>》,张楚玥(蜀绣),2016年;《印绣披肩<鹿影琼楼>》,张楚玥(蜀绣),2016年

 

《围棋罐》,李静(北京景泰蓝)+王晓昕(清华导师),2017年

 

《手提包》,肖华(蜀绣),2017年;《提包》,肖华(蜀绣),2017年 

《羌绣首饰系列》,何国良(羌绣),2017年;《漆盒三件套<心语-幸运草>》,周雪莹(成都漆器),2017年;《蝶羽系列》,龙禄颖(苗绣),2017年 

《织锦餐垫》,黎承菊(湘西土家织锦),2016年

 

《旅行套装》,武麦花(澄城刺绣),2017年

 

《儿童多件套》,武麦花(澄城刺绣),2017年

(本文来源:2017-09-30 陈岸瑛 清美非遗    本文经编辑修订发表于《中国艺术》第7期,201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