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之声】杭间:“科隆争论”——回顾中国设计史的发展历程,探讨设计与艺术的关系

       原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设计史教授、策展人杭间先生在5月8日的中国设计智造大会上做了大会主题演讲《“科隆争论”对中国设计智造的启示》,从回顾中国设计史的发展历程开始,探讨了设计与艺术的关系,并对中国当代设计给予了个人的十点建议。 

       杭间教授首先以柳冠中教授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组建了中国第一个工业设计系后,其倡导的工业设计与纯艺术是有根本区别为引,讨论了中国设计近30年来,尽管说设计与艺术是有所区别已被设计界所公认,但是到了现今,在设计师和艺术家大多数年轻一代之间的界限还是模糊的。

       他列举了以下中国设计史上著名人物及其晚年作品,带大家一起回顾了中国现代设计史长期以来在设计和艺术上的情结。 

       “陈之佛先生晚年画的是工笔画,同时也是曾经担任过我们国立艺专在重庆校区的院长,他是一个设计先驱,40年代就系统地写过中国工艺美术史,但是晚年主要是画工笔花鸟。” 

陈之佛先生工笔画欣赏

       “庞熏琹先生,中国美术学院前身浙江美术学院华东分院的教务主任和绘画系主任。1953年北上到了北京创建了中国第一所设计学院,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这是他晚年最后一张画,是在1984年,油画。” 

庞薰琹晚年作品,春(油画)1984年,常熟美术馆藏

       “张仃先生受黄宾虹先生的影响,主要创作焦墨,在焦墨上达到了非常高的成就。但是主政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两个时期的校长,他对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办学起到了非常深远的影响。”

 

张仃晚年作品欣赏

        “郑可先生被誉为中国设计史上最接近西方功能主义追求的杰出设计教育家,但是他的晚年没有办法,只能做一些动物的陶瓷艺术以及一些装饰性雕塑。今天我们关注到的非常多的,包括人民币上的雕刻浮雕都是郑可先生培养的学生所创作的。” 

郑可晚年作品欣赏

       “邓白先生,庞薰琹先生北上后,复建浙江美术学院工艺美术和设计最重要的人物,他是陈之佛先生的学生,所以晚年也以工笔画见长。”

 

邓白晚年作品欣赏

       “常沙娜先生,主持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将近17年,但她是敦煌艺术家,我们看到她非常多的艺术是敦煌艺术的临摹,以及根据敦煌艺术临摹风格延伸出来的创作。”

 

常沙娜晚年作品

       “由此我想我们中国现代设计史长期以来在设计和艺术上是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结,这种情结导致了我们对于工业设计为主的设计专业在西方工业文明的背景下如何结合中国的近代产业发展,设计教育以纯艺术的发展,这是有产生很多的问题。这个问题呈现在今天就包括我们的中国制造核心技术的拥有量不足、原创的深度广度不够。前几年再三强调的设计管理本来应该根治于本地文化的系统科学,但是把它理解成成功资本管理者的模仿。同理,这几年我们经常说的服务设计也不应该是一种外在的给予,而是一种互相给予。我借助当年80年代中期的时候有一本著名的书,《山坳上的中国》,正好是一个V字型,我认为中国的制造、中国的工业设计仍然处在山坳上,处在转型点上。” 

        重提103年以前设计史上重大事件(科隆争论),杭间教授由此引入了对于现今社会对于设计的思考。 

       “类型化不是标准化,物美价廉也并没有过时,到了今天我们再三强调的全球化还是人民的名义一一一这是最近大家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有没有人民?昨天柳冠中先生在总决赛中强调我们的设计师有非常多地被资本和产业的某种个人意志或者商业利润的追求所裹胁。我借用一下西方某位学者的话:‘设计已死,只有服务’,服务的终端是消费者,如何来体现服务,就是消费者的欲望与意志,如何确定消费者的欲望和意志反过来影响了设计。我们今天仍然会纠结这些问题,中国设计师的艺术梦仍然非常普遍。

       联想到我们今天谈到的原创,创意与原创、创造是非常不一样的,原创的本质是对人的尊重、对功能的尊重,而不是艺术家的一种自由发挥、艺术家的天花乱坠、艺术家的锦上添花,这不是原创。而且有必要我们应该重新回到设计的本义:今天的创意究竟是为了商业,还是生活?创意有没有可能无限?我有些观点跟柳先生不谋而合。我肯定乔布斯的杰出,但是乔布斯的思想对于大众消费、对于大众的幸福生活是有焦虑的,是有非常值得怀疑和讨论的成分,乔布斯说的 ‘你不能只问顾客要什么,要想法子他想什么。’ 苹果要引导消费者,要充当消费者的上帝,我想这个是很可疑的。”

       ——小是一种更伟大的关怀—— 

       通过穆特休斯当年的争论,关于类型化和是否充当独立的艺术,杭间教授在本次大会上给中国的当代设计以下十个建议:

一、“本土设计”是中国人生活的心灵需要,请不要将它利用为“商业营销策略”;

二、从制造到“智造”中,不要忽略基础环节;(这个基础就是回到“功能”的“初心”,因为它是“民主”价值的体现);

三、创意不是“巧妙”和无中生有,而是文化和系统性;

四、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没有矛盾,矛盾的是在他们之间,缺少一种体制的“链接”;

五、“工匠精神”不要成为逃避国民“粗糙”心性的借口;

六、提高中国设计从教育和提升“消费者”做起;

七、希望中国设计市场是真正的“市场经济”,不要“潜规则”“行政服从规则”;

八、在“服务”的前提下,跨界整合资源,而不是单一的品牌营销;

九、合理“内需和出口”的关系;

十、设计师不要早早的计划退休以后画画当艺术家。 

 杭间 

著名艺术史学者、批评家、资深策展人、博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国美美术馆馆长。曾任《装饰》杂志主编、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艺术史论系主任、汕头大学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常务副院长、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等职。主要论著有《中国工艺美学史》、《手艺的思想》、《设计道:中国设计的基本问题》、《中国传统工艺》、《新具象艺术》、《设计的善意》、《原乡·设计》、《包豪斯道路:历史、遗泽、世界与中国》等。(本文来源:2017-06-05 浙江文创设计制造业协同创新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