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生生活 学术生活 内容

哈佛大学人类学系凯博文(Arthur Kleinman)教授来我系主讲“人类学和全球健康视野下的精神健康问题”

2015年3月17日下午,哈佛大学人类学系教授、哈佛大学医学院精神科教授凯博文(Arthur Kleinman)来我系举行了主题为“人类学和全球健康视野下的精神健康问题”的讲座,来自校内外的师生共济一堂,聆听了讲座并与凯博文教授进行了深入互动。为纪念我系老前辈费孝通先生在社会学和人类学领域做出的杰出贡献,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人类学与民族学研究中心特别设立了费孝通学术纪念讲座,此次讲座系第二讲,由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清华大学公共健康研究中心主任景军教授主持。清华大学医学院张林琦讲授、人类学与民族学研究中心主任张小军教授等人参与了现场的讨论。

讲座伊始,凯博文教授便先指出了未来人类学的方向在于:(1)加强文化人类学研究并使其变得容易为人所理解;(2)研究关涉人类的重大问题并提出解决方案;(3)为加深文化理解和直面现实问题进行跨文化比较研究;(4)将人类学应用在全球健康、医学、法律、外交和公共政策等领域。

接着,凯博文教授从精神健康和医学人类学的视角出发谈了全球社会和健康现实。他认为虽然直至今天亚洲公众政策的制定仍然为经济、政治和安全导向所主导,但是人类学和全球健康的导向会对理解和应对当今社会发生的变化有所助益,这些变化包括:中产阶级的兴起,老龄化,对妇女和儿童的暴力,流行病,环境问题,价值观变化,官僚体系的同质性增加,技术和科学面临的挑战(如科学技术的角色)更加普遍,社会和精神健康问题的流行,社会不平等的深化,旅游业的爆炸式发展,国际关系带来的国家创伤记忆的危害,公共政策的未欲结局等等。
全球健康视角可以在如下方面做贡献:生物社会框架、流行病学证据、医疗服务改革、卫生保健的实施和公共健康项目的执行、评估方法、护理作为社会治理的新方式,而人类学研究则可以从地方性知识、地方性经验、全球化的影响、抱负和梦想叙述、深入探究社会和历史背景中的个人、社区和制度等方面做出贡献。

接下来凯博文教授指出了全球健康的现实,如与精神健康相关的经济资源在不同收入群体中不合理的分配,不同收入的国家在精神健康问题上的不平等,精神健康的科学研究出版也较其他主要疾病存在很大差距,精神健康治疗不足,精神障碍及其污名化缺乏应有的关注等问题。

当前中国面临的精神健康服务的挑战包括:服务集中于城市精神病院,当下的经济激励使得精神病院人满为患,普通医生和初级护理健康工作者在精神健康和基础精神科服务方面训练不足,对精神疾病的认知不足和对精神疾病的负面态度使很多精神病人没有得到应有的护理,传统的精神健康护理系统没有为应对抑郁症和其他精神问题做好准备,心理学家、社会工作者和临床医学家缺乏足够的训练项目以致在个人护理方面的跨学科合作方面变得十分困难,相关部门和机构在协作和资金上存在困难破坏了推动疾病监测和医疗服务的努力,流行病学和医疗研究的质量不高使得政策制定者缺乏可借鉴的信息。今天的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除了应对本国的挑战外,还应当在协助全球(特别是经济不发达的国家)精神健康发展方面承担起越来越多的责任。

讲座最后,他指出了中国的人类学家正迎来很多研究的机遇,如对将抑郁症整合到初级保健系统的努力的民族志研究,慢性精神疾病的社区治理的民族志研究,精神病院的民族志研究,对新的《精神卫生法》的影响的研究,新的资金支持方式在精神疾病的体验和效果方面的影响的研究,对东南亚和美国进行跨文化比较研究,和健康专家和政策研究员的合作,对研究的执行和评估,对护理不平等的民族志研究,对痴呆护理的民族志研究,少数民族和不同宗教背景人群中的护理研究。同时,人类学家应更注重干预,在全球健康等方面做出更大的贡献。

(撰稿: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博士生 雷李洪,联系:thuanthropology@163.com